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魅力酉阳

池流水:古树绕村寨 藏有“桂花王”

9550b3

四合院木房

9550b1

“桂花王”

□见习记者李胜成文/图

池流水是苍岭镇苍岭村7组、8组村民居住地,近200户约500人,共分3个村寨,以何、杨、舒三姓为主。

这里最令村民称道的是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上百棵古树。

重庆“桂花王”在这里

从苍岭集镇到阿蓬江、石泉苗寨,池流水是必经之路。在公路边,立着一块指示牌,上面书写“观赏‘桂花王’由此去”。

循着小路而下,前行约40米便进入村寨,在树林、房舍相接的地方,就是那棵“桂花王”生长的地方。

其树从底部上约1米多的地方,分成6根大的枝丫,看似6棵桂花树。

2011年6月,市林业局、旅游局联合举办了“重庆市森林旅游——十大树王”评选活动。这棵桂花树便是被评为“十大树王”之一的“桂花王”。

相关资料记载,“十大树王”分别是城口银杏、铜梁黄葛树、武隆巴东栎、彭水土陈香树、石柱水杉、酉阳桂花树、巫溪红豆杉、奉节马毛松、黔江柏树、江津香樟。

其中对酉阳桂花树是这样记载的:生长在酉阳县苍岭镇苍岭村8组。该树主干1.5米高处分发出6条侧枝,四季常青,秋季开花,芳香四溢。直径1.1米,树高17米,冠幅面积320平方米。按桂花树直径生长指标0.2cm/年测算,树龄约550年。

“这棵桂花树花开时香得不得了,整个寨子都闻得到!”谈起这棵桂花树,老人何守谦啧啧感叹。

100棵古树绕村寨

在池流水,除550年“桂花王”外,还有100余棵古树。这是记者近三年来走遍我县170余个行政村,看到的古树最多的村寨。

在寨子的后山上,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何守谦告诉记者,那一片森林从古到今就没有人砍伐过,是寨子的“风水树”,绝不允许有人破坏。

在那片林子里,多是青冈树。林中铺着厚厚一层落叶。在林中,不管你是向前、向后、向左、向右,都能看到基围2米以上的大树。一些树木已经老死干枯,树干上长着蘑菇。地上有不少枯枝。“真是树林干柴无人捡!”与记者一道的苍岭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张洪树感叹。

“青冈树长势慢,那都是有几百年树龄了哦!”81岁的老人何世炀就住在森林边缘,他估计这片森林面积约有100亩。

在寨子的前方,是当地何姓的祖先埋葬之地。坟地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黑塔子树约50余棵。一些树干因树龄太大而出现半边枯干、树芯枯干现象。

历史追溯明朝前

在池流水,其古墓从造型上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方形数人合葬墓,上立一小块方型石块,记载墓主人信士某某,墓门左右有石梯上到墓顶;第二类同是方型墓碑,与第一类区别不大,但其顶部已经有了现代墓碑的鱼型石雕塑,墓门上书皇清XXX;第三类古墓则是当代墓的前身,其墓碑与当代墓无异。

在池流水舒姓祖先舒英的墓碑上,便写着“皇清”字样。据史料记载,在表现与立碑人关系之外,有时“中榜”行文的最上端会出现“清”、“皇清”、“皇明”、“中华”、“民国”、“皇清待赠”的字样,这是墓主人自认客死异乡的归属感。

舒英碑序文明确说明,在清以前庶人不能立碑,池流水舒姓在明中期时避皇室之乱,从江西临江府新伊县高坎子迁到涪陵鸭子坡,后迁到酉阳州池流水。

“舒家的确是客家人!”作古体诗60余年的何世炀说,何姓祖先的古墓上都书写着信士,是土生土长何土司后代,在池流水居住年代比舒姓要早许多年,“我们的祖先应在明朝以前就在这里居住!”

据记载,信士即诚实可信之人,出处《荀子·王霸》:“人无百岁之寿,而有千岁之信士,何也?曰:以夫千岁之法自持者,是乃千岁之信士矣。”大意为人活到百岁都不容易,却有千岁的诚实可信的人,这是为什么呢?坚守了千岁之法的人,就可视为千岁之信士了!即为诚实可信,精神永垂不朽。

“这是客家人与当地土生土长人坟墓修造及提法上最大的区别!”何世炀说。

寨中传承的三件“宝贝”

这个寨子历史文化悠久,传承下来的文物也不少。

第一件宝贝:舒姓的传家宝石灯台。明中期,舒氏三兄弟从江西迁出,一个到重庆主城区,一个到贵州,还有一个就是池流水的舒英,迁到涪陵后又迁到苍岭。为了兄弟仨的后代能够重逢,以金香炉、铜磬、石灯台为信物。600余年,这个石灯传承至今。

第二件宝贝:谢家的一对石烛台。在晚清时期,谢家兄弟谢金梁、谢金元因早年丧父,对于石匠手艺靠自己琢磨。老大谢金梁总是认为弟弟谢金元手艺差,重重责罚。谢金元17岁时离家出走,三年后归来,为免于再次被哥哥责罚,便以凿制石烛台较艺。兄弟俩制作的石烛台前为老者形象,后为龙形。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后,弟弟的石烛台因塑形栩栩如生,盘龙呼之欲出获胜。从此兄弟俩和睦团结。这一对不同样式的石烛台,作为谢家和谐的象征保存至今。

第三件宝贝:何世炀家的滇南刘崐(31岁选翰林院庶吉士)手迹。相传为刘崐路过池流水时所作,何世炀称其爷爷亲眼看到刘崐书写。

何世炀保存的这一书法作品共四张,其书法淳厚,圆润得体,百看不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渝ICP备13002664号-1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