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魅力酉阳

大溪提督寨:迎新春土家民俗活动“串烧”

见习记者李胜成文/图

095WL06_3

三棒鼓

095WL06_1

哭嫁

095WL06_4

唱山歌

095WL06_2

吹八仙

大溪镇杉岭村4组提督寨,拥有40余户300余人,寨中土家吊脚楼居多,以李姓为主,保持了优良的民族文化传统。

1月25日,在新春将近之际,迎来了湖北、湖南、贵州和秀山以及本县的100余名摄影家们,三棒鼓、土家山歌、哭嫁等曾活跃于民间,正在渐渐消失的民俗文化活动,在镜头里复活。

哭嫁:假戏哭出真眼泪

在提督寨的这次民俗活动大“串烧”中,哭嫁最受人关注。

“哭嫁”,亦称“哭出嫁”、“哭嫁囡”、“哭轿”等。是汉、土家、藏、彝、壮、撒拉等民族的传统婚姻习俗,即新娘出嫁时履行的哭唱仪式活动。

据传,有的地方哭嫁一般从新娘出嫁的前半个月、一个月开始,有的甚至前3个月就已揭开了哭唱的序幕。

在我县,哭嫁则安排在出嫁前一天。在新娘哭嫁之时,有专门负责“清哭”的人,一般由寨中中老年妇女担任。职责就是负责察看是哪位亲戚到来,然后及时向新娘报告。新娘开始哭这位亲戚,“清哭”的人就会去把这位亲戚“请”来。

如果亲戚是女眷,则可以陪哭。被哭之人如不陪哭,就要给新娘一些钱物“打发”、劝慰。

哭嫁之日新娘身穿新衣,头包黑丝帕,放下一段丝帕遮住脸部,哭时用毛巾捂脸。

哭嫁也称之为哭唱。新娘出嫁前要专门学习哭嫁歌。内容主要有“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叔伯”、“哭陪客”、“哭媒人”、“哭梳头”、“哭祖宗”、“哭上轿”等。“歌词”既有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的,也有新娘和“陪哭”的姐妹们即兴创作的,一般为七字,尾音押韵。根据所哭的对象不同而内容不同,哭亲人主要是诉苦,哭媒人则是埋怨和挖苦。

哭嫁习俗最早有文字记载是战国时期,在四川、重庆、湖北、湖南、贵州等省份最为流行。

在新世纪初,即使是民间,婚嫁习俗发生了改变,一些传统风俗已经消失,更趋向于大众婚礼。新娘在出嫁凌晨才请理发师盘发、化妆。婚庆现场新娘可四处走动,与宾客打招呼。哭嫁这种习俗已经消失。

在表演中,新娘、清哭、陪哭的人均为客串,但陪哭的一位老奶奶在停止时久久没掀开捂在脸上的毛巾,在轻拭眼泪后才取下。假戏真哭,让老人勾起了当年的回忆,赢得了观众不绝于耳的掌声。

三棒鼓:不见三棒只见锣鼓

据史料记者,三棒鼓起源于唐代,称三仗鼓,是以抛三根棒和敲锣打鼓得名,是土家山寨到处可见的一项以打击乐器、口头文学、表演技艺合为一体的文体活动形式。

抛棒是三棒鼓最吸引人的看点。后发展到抛尖刀、菜刀、火把,更显精彩刺激。

据记载,三棒鼓的棒法来自于生活,“闹春耕”、“收割打场”、“庆丰收”、“拜年节”四套棒法具有浑厚的生活气息。但我县偏柏乡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性传承人名录三棒鼓传孙承人唐开琪则有10种抛法。在传统抛法中进行了大量地创新,花样更多,更耐看。

提督寨此次打三棒鼓的队员来自于大溪镇杉岭村、茶店村,他们照着事前编好的唱词唱得甚是卖力,锣鼓喧天掌声雷动。但一直未见抛棒的环节,让观众难免感到遗憾。

三棒鼓唱腔固定,唱歌的即使没有现词,即可临场发挥。但抛棒则体现了“三天不练手生”,即使是曾能抛出10种花样的唐开琪,如今只能抛出两三个花样。

吹八仙:7根唢喇震村寨

在武陵山区,吹唢喇叫吹八仙。早在上世纪90年代及以前,婚丧嫁娶时,便有人请“八仙”吹奏悼念或贺喜。

据木叶乡干田村4组“八仙”班子负责人介绍,八仙有40余个曲调。通常没有曲谱,学习技艺时靠跟师傅吹而记住指法。为了能够记住曲调,往往每个曲调都有曲名。比如在新娘出嫁时会吹奏“么妹仔”的曲调,其音调用汉字相配合。

“么妹仔,在行些(听话、贤惠的意思),逢年过节来接你……”

其曲调往往是一段话。因此,一些“八仙”师傅会用乐器说话。

在吹奏“八仙”间歇时,往往会配以锣鼓,两支队伍互相配合,场面更加热闹。

在提督寨,先是三根唢喇与锣鼓配合,最后7根唢喇齐上阵,让观众及摄影爱好者们激动异常。声音一出,响彻整个村寨。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吹“八仙”的习俗濒临消失,近年来在木叶、小河等乡镇,才逐渐兴起,但每年出场场次不及往年的十分之一。

唱山歌:勾起不少老年人的回忆

山歌是指人们在田野劳动或抒发情感时即兴演唱的歌曲。它的内容广泛,结构短小,曲调爽朗、情感质朴、高亢、节奏自由。

山歌,主要集中分布在高原、内地、山乡、渔村及少数民族地区。流传极广,蕴藏极丰富,是中国民歌的基本体裁之一。泛指流传于高原、山区、丘陵地区,人们在行路、砍柴、放牧、割草或民间歌会上为了自娱而唱的节奏自由、旋律悠长的民歌。

土家山歌一般是4句,每句7字,可分为情哥、苦情哥、劳动歌、挖苦哥、盘歌等类。

在提督寨,台上山歌一出,台下不少人轻轻附和。

“楠木板凳三改三,扣扣(恰恰)坐到姐和郎,扣扣坐到姐和我,不准他人插进场。”

寨中82岁老人李万早说,年轻的时候上山就唱,没逢过对手。

山歌的比赛往往是以对方无词为败。“唱歌莫唱半截歌,半截铧口要你拖,割把青草要你吃,一坡牛屎要你屙!”

李万早歌刚唱完,旁边一名大婶便接着唱起了挖苦歌。

这些老年村民们对山歌特别熟悉,但如今外出务工人多,多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上坡时不再唱山歌。这种普遍会唱的民歌也濒临消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渝ICP备13002664号-1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