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人文地理

穿越群山磨出历史

9727b6

盐道上的关口

□特约记者曾 常文/图

一条路,支撑起了酉阳千年历史,贯穿了千百年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的生活与生产,托起抗战后方物资运送。虽然,随着历史的发展,这条路早已人迹罕至,但它对于酉阳历史发展的推动作用却是永远不可磨灭。本报自刊发“重走川盐古道”系列文章以来,对龚滩至龙潭沿线的线路查访、背夫采访、故事收集、名人生平等作了基本介绍,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关口

在龚滩至龙潭沿线,原有5个关口,分别是:小盖山关(清咸丰十一年修建,现无存)、冻青垭关(名西屏关,咸丰十一年修建,现存遗址)、桥岩关(咸丰十一年修建,无存)、隘门关(咸丰五年重建,存两道卡子)、石垭子关(咸丰十一年修建,无存)。

从龚滩到龙潭的川盐古道总共115公里,从关口的修建年代和分布情况,可以分析出当年匪患猖獗,如此密集地修建关隘,不仅仅是保证沿线居民的安全,对于保护商队、背夫、行人也是特别有利,也充分说明当时政府对这条路的重视。

二:名人

从目前采访到的资料,川盐古道沿线的名人有蔡世佑、陈名岩、王简、赵世炎、王勃山、王潜夫、刘仁等,而其中与川盐古道有直接关系的就是陈名岩和王简。其中,陈名岩最多的是他的聪明与笑谈,这充分体现着酉阳人民的勤劳与智慧。而王简则曾倡导大家补修盐道,这也体现着历代乡绅对于县内建设的贡献。

三:寺庙

从龙潭到龚滩,沿线发现遗迹的寺庙有:铁围城寺庙遗址、川主庙、梨子朝寺庙遗址、龙头山寺等。这对于研究酉阳在过去的民风信俗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四:故事

在盐道上的故事,大多涉及凶险、趣味,从故事中可以了解到当时背盐人的艰辛,只能以一些笑料解闷。不仅如此,我们还能从故事中看出人民的辛勤、朴实、智慧,虽然很多语言太过流俗,但也成为重要的盐道文化。

五:河流

从龚滩到龙潭,经过的河流主要有三条,分别为阿蓬江(小河义渡)、桥岩河(不上不下三步桥)、山黛沟(二十四道脚不干)。

六:石刻

石刻是对事件的真实记载,从中可以了解及还原历史:永定成规、永定章程、三步倒僧人捐修盐道摩崖石刻、铜鼓车坝村修路碑记(无存)、干洞峡摩崖石刻、山黛沟修路碑记、大码头碑记、中码头碑记等,都能从中了解到非常宝贵的历史资料。

盐道沿线的文化不仅仅是这些,但这是最能体现盐道文化的方面。自1956年酉(阳)龚(滩)路通车,结束背盐历史,经过将近60年的风雨,很多盐道路段已经不复存在,但这段历史已深深刻入酉阳历史,将被永远铭记。

诚然,在酉阳境内的盐道不仅仅是从龚滩到龙潭这一条,当时作为生活必需品的盐,也运送到各个地方,比如还有宜居和小河境内的盐道等。这些以盐为主要运送物资的道路也最大地满足了其他生活用品以及商品的运输。同时,在沿线很多地方更是因盐而兴起,曾经的荒芜之地,后来很多人看到商机,为背夫们提供饮食和休息场所,渐渐发展成村镇,比如高街沿、天馆等地。

记者在本次走访中发现,曾经背过盐的年纪最小的也已经75岁,他们还能讲述自己背盐的故事,稍微年轻的就没了亲身经历。或许,再过十年二十年,这批人物就已经不在了,但是他们的杵印还留在酉阳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它们可以告诉后人,这里有一条被荒草和历史淹没的崎岖羊肠小路。它,就是连接“钱龚滩”和“货龙潭”两座千年古镇的“川盐古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白凤英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