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酉阳 成长在父亲和我的镜头里

□吴 雁

9876c1

挑担白米下酉州  吴 雁摄

9876c2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酉阳城  吴胜延摄

9876c3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酉阳城  吴胜延摄

9876c6

城南新貌  吴 雁摄

9876c5

璀璨新酉阳  吴 雁摄

摄影要立足当地。如今已79岁,却一直割舍不下摄影的父亲总会对同样爱好摄影的我如是说。于是,父亲与我的镜头里总少不了故乡酉阳的身影。

上世纪五十年代,父亲从酉阳师范学校毕业后,到《酉阳报》做了美术编辑。由于报社当时缺摄影记者,美术编辑和摄影记者又有发现美、展现美的相通之处,父亲就改行,一脚迈入了摄影的殿堂。那时候,父亲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8元,每月存一点钱,积攒了一年,才买了一个上海牌翻盒相机,这是让父亲极其难忘的事情。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父亲就一直不断地拍摄酉阳县城的照片。当时的酉阳县城只有两三平方公里,犹如一个小镇。父亲曾将拍摄的酉阳县城照片发给《人民日报》,后来被刊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报眼的位置。照片上低矮的房屋零散分布于山脚下,人们就此知道在大山深处,还有这么一座小县城。

那时的酉阳虽小,却也把父亲迷得“神魂颠倒”。酉阳城的春夏景致、秋冬风光,如梦似幻的花田梯田,幽然静谧的桃花源是父亲镜头里拍不尽的风景。他的摄影作品像一扇小窗,让山外的人们看到后,也迷恋上这片青山绿水。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机到数码相机,从低矮的平房到林立的楼宇,从蜿蜒的小路到通畅的立交桥高速路……在父亲那本收录了他拍摄的200多幅酉阳风光的照片集里,一座小城50多年来的成长历程清晰可见。

如今的酉阳城,已有二三十平方公里。借助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春风,原来偏僻的小县城以注重科技发展、注重生态环境保护的新面貌重入人们的视野。父亲常感叹酉阳在最近四五年变化最快。换用了数码相机后,父亲还经常出去爬山拍照片。只是由于不懂电脑操作,发的照片相对少了些。在收到父亲送给我的一台变焦理光相机后,我也荣幸地接过了父亲拍摄酉阳的接力棒。

作为一名国土人,作为一名酉阳人,城镇发展的日新月异与我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这些年,我也像父亲那样,带上“长枪短炮”行走于酉阳的街头巷尾、山山水水,见证这座城市的蓬勃朝气。2007年,我耗时两个多月拍摄了3000余幅照片,记录下有1700余年历史的龚滩古镇的搬迁过程,为这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留下了宝贵的影像资料。2010年,为酉阳申报国家地质公园,我三进溶洞,拍摄了2000余张照片,将洞内犹如北国风光的石钟乳景观展现在人们眼前。

父亲计划把他用过的新老相机以及他拍摄的几百幅酉阳风光照片,作为传家宝留给我们。于我而言,它们是父亲和我共同完成的有关一座小城的变迁记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