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人文地理

万木乡苦场坝:挂在乌江绝壁上的村庄

1466134567256

特约记者 何毅 文/图

险峻的粮食路

美丽神奇的乌江画廊中有个荔枝峡,荔枝峡中有个回水坨,回水坨边有个小渡口叫新渡口,顺着新渡口爬上一段50米的绝壁便到了苦场坝。

绝壁上的路叫“粮食路”。

“以前贵州的人过来卖粮食,要爬这条路,一路散落的粮食,鸟儿啄不完,野兽捡不完,看去全是金灿灿的苞谷籽,所以解放前都叫它粮食路,现在树木长封林了,只有放羊人赶羊到江边时用用,都成羊屎路了!”6月16日在万木乡采访时,今年81岁的退休教师冉懋明告诉记者。

远看苦场坝,就像是挂在乌江绝壁上的。

1466134573609

喧嚣的场面已成回忆

苦场坝原先叫苦竹园坝,之所以叫坝,不过就是绝壁边缘上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夜深人静时,坝里的人可以听到乌江咆哮的声音。彭水电站修成后,水位提高,乌江失去了以前的彪悍,变得柔美起来,苦场坝离乌江更近了!

“据冉氏家谱记载,冉氏家族在这里居住了近300年,先祖冉月举原先在品上居住,穷困潦倒,有位阴阳先生说,是苦竹园坝聂家栽的那两根檬紫刺树在作怪。先祖每天背一背牛粪到檬紫刺树下给它施肥,一年下来,檬紫刺树死亡了,聂家败落迁走了,先祖立即将家迁到苦竹园坝来,没有想到竟然发迹了,接连生了5个儿子,老大冉忠,高升后到万州做了高官,老二冉魁、老四冉虎值守本寨,老三冉龙迁居冉家坡,老五冉榜占领蛇盘溪。本寨也开始赶场,热闹非凡,贵州黑獭、思渠、毛渡都来这里赶场,后来就改成了苦场坝了!”冉懋明说起这段历史,十分兴奋。

“寨子里出了个冉广奇,饱读诗书,清朝初期,分管乌江两岸的税收,十分了得,他的碑立在乌江悬崖上,碑文上有记载,不过现在看不大清楚了。” 71岁的村民冉隆江接着说。

1466134587638

寨中静谧古朴

苦场坝是万木乡竹园村6组的辖区。

“本组户籍人口346人,194户,全部姓冉,没有杂姓。”村民冉启胜告诉记者。

看寨中建筑,古朴典雅,房屋修建错落有致,寨后苦竹林立,古树参天。

“以前寨子都有跳花灯,演折子戏的风俗,只是前两年出门打工的人较多,春节表演时都凑不齐人,才停止演出,我还记得这寨子里的长二公冉崇先,跳的花灯、拉的二胡硬是安逸惨了!我是年年都要赶过去看盘(场)。”离苦场坝有点距离的竹园7组村民田永安告诉记者。

“今年政府修通了从大院子到苦场坝的通畅路,现在家家有电视,年轻人们都在玩微信,哪个还看你跳灯哦!”村民冉学飞说。

看庭院摆设,堂屋都有神龛牌位,窗上贴着自制的窗花,吊脚楼下摆放的蜂桶底座为树根,树根上长满了青苔,蜜蜂不停地飞着。村民坐在阶沿上为小孩喂饭,旁边的老人摆着龙门阵,老人从板壁上开启的方窗中伸出头来,看着闲暇的人们。

恰是一幅民俗图画。

1466134624766

1466134630827

1466134604681

1466134636954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唐宇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