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在一首赞歌里,我看见了一中模样

□熊永富

生活中,很多东西一直在你身边,一直是你记忆的背景、思想的底色,甚至生活的底气,但是,一直被你理所当然地忽略,一直忽略,一直视若无睹,甚至嫌弃。直到有一天她行将消失,你开始从脚印的深处测算生涯的跨度,用汹涌的归心回望风景之外那些山重水复,她才以一种高于流俗、矫正视距的力量在繁华过眼的流年拐点上清晰地呈现。原来,风物散尽,她竟是失落多日的稀世之珍,熠熠生光、风华旷世,却已然在水一方、遥不可及,你这才叹惋没有为她多保存一点温暖的记忆,才发现那么重要的一个东西,原来在你的生活中,却只有寥寥几个印记,好生可惜!

在偏乡僻壤,在历史与现实交汇之处,酉阳一中,现在这个样子,仪态萧然,线条粗粝。地靠边坡,楼堂馆舍借势布局,如一手麻将落地,不工于穿插呼应,条块分割,道路逼仄,花木错落,围栏歪缺。似不配校誉隆隆的文教地标,或许不能满足你的想象力,或许让你慕名神往的眼球失落,让你置身于此却失去了顶礼拜谒的思想准备。然而,她就是我们立身立业立德之基,就是莘莘学子成人成才成功之地。

大美不言,大音希声,她如一个传世重器,不尚修补,倚重陈迹。似乎连每一棵断草枯木,都阅世已深,曾经葳蕤,根深脉长,不动如山!若没有太过浮躁的心思,深入踏访,神魂奔赴,你就感觉每走一步,都会惊动尘埃,唔对一段远去的历史。你可以从半块方砖、一条老埂、一爿空楼,回眸历史画卷,勾想掌故轶闻。你兴许无意翻看脚下石板,却赫然洞见某年某月一群学人埋石存念的盛举,犹听遥远的钟声、书声在耳畔隐隐响起。

她不光鲜也不精致,与世俗的风景大异其趣,但是,她是农村重高,业界巨擘,胸怀浩气,风神超迈,洗去铅华,不施粉黛,谦和平实。她俯身孺子,百年传薪,火候燎原,早已豪杰志士人头攒动,才子佳人背影叠立。今天,她不是仅供参考而闲置的摆件,不是被抽空的文化象征,她有良师扛鼎,学子秀拔,将续写辉煌,闻达朝野,播誉明天。

她打通历史脉动,贯串现实激情,A区在建,拓高将成,簇新校园呼之欲出,却绝少表面的喧闹与轰动。她是知识航母,是冰山蛰伏,锐敛锋藏,并无显摆身段、取悦于时的迫切和故意。且借余秋雨先生所说,她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阅尽秋月春风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显摆的大气,一种冰冻三尺无须声张的厚度,一种步步惊心却不陡峭的高度。

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中丰碑耸入云际,自有前贤讴歌,后学点赞。

在大章楼过厅,拜读孙老廷觉先生的《桂花园赋》:“佼佼斯园,见证名庠……试数家珍,满目琳琅……”汩汩滔滔,一路铺张,笔若悬河,殷殷盛赞。再立马找来他与刘友直、熊泰翔、周寿彭、程学忠四先生编写的一中校志(1925——1995),一页页翻开,只见那随字句流淌的,是前辈热噗噗的心跳和静候千年的目光,是穿越时间,顶起一中,慈惠后学的力量!

情唯一中系、才为一中用,把毕生的心智和梦想都交给一中的前辈,德艺双馨,山高水长!在此,让我掏一颗心向他们,致敬!

石敦良先生以《酉阳一中赋》讴歌母校:“一朝风雨立天地,百年沧桑写大章……赵世炎血荐轩辕……王勃山志酬华夏……木铎金声,响彻边陲,吾校辉煌,名振八方。”谢恩点赞,情深意长。

还有韩邦彦先生赞曰:“源远流长,泽被群芳”;韦鹏飞先生题写“宝地育桃李,名校出高才”,更有知名校友暨县委书记陈文森指导:“加力提速,做大一中,做强酉阳教育力量”。

当然,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美的渊薮和爱的胸怀,更不会缺少十指连心,展纸落墨,临屛敲键,咕嘟咕嘟从心口冒出的文字,电光石火,噼里啪啦在指间迸发的真情。

李玉华老师视置身校园B区的好时光,为青春作伴的一场艳遇,在其风情缱绻时,也写下她的锦绣文字,让我们又在一首赞歌里看见了一中,也看见了一颗充盈的心叩谢春晖的旋舞。善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渝ICP备13002664号-1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