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知 鱼

□肖 佩

余幼时即嗜钓。觅短节细竹以伐、火苗烤其节、以石吊房屋中柱而成钓竿;融锡皮浇于泥坯得坠;费三毛碎银购二丈许钓线并钩两颗;掘蚯蚓以待放学、期周末、盼小雨。执竿过梁下山。早钓浅滩、午钓潭中洄水、晚钓石边沙窝。获石花鱼、角角鱼、白漂子(白条)乃至螃蟹满篓归。

适便携钓竿上市,摩托已拥,余抵贾坝(湖南龙山贾坝水库)、穿老峡(湖北来凤水库)、过星峡(湖北来凤水库)、驻下河沟(湖北来凤水库),拉大鲫大鲤于湘鄂;纵钓酉水河,遇大草于后溪、邂逅翘嘴于江西湾(酉酬镇一村);遍访酉州水库,狂拉鲫鱼于龙沙、猖狂白条于胜利、巧钓油鱼子于金家坝、老玉米守青于乌江……谓:晴钓雨钓皆可,春钓夏也钓、秋钓冬也钓。

浸钓三十余年,今拟专项整治,凡非指定鱼种皆弃。观水而察鱼情、选位而且定鱼获、据鱼而钓,亦乐之。

鲫之胆小获妹称。余当选背阴水草处,固定线组五尺许。轻坐水边、轻撒酒米、轻揉饵料、轻抛钓组。昼,当清淡饵味;夜,当重腥入饵。每每提之离水,握手帕轻拿其体,尽最小力道送之入护(鱼护子)。武陵之水域,遍访其踪迹,不期而遇在余与之时间和空间的交集里相互慰藉、相互满足。

夏日炎炎,白条猖狂跃于水面,不拒任何落水之细物,余尝视其贴水面逐烟头似嬉戏。余当在温度适宜、光线充足时,施香饵以诱、利钩以挂。而后,尖刀剖之、文火烤之、热油煎之、座牙嚼之;诚当去其内脏、斩其首级、食其肉骨,享其美味。凡获量稍大,可红烧白条、青椒白条、干白条、煎白条、汤白条,四干一汤白条宴理应惊艳亲友。

鲤鱼吔,余毕思维之宽窄、穷智慧之极限,遍访窝料、改进钓法、试万千饵料,然,亲却在水底最深处,拒绝回首。偶小得几鲤,乃亲大意食钩,中计于浅滩。今备好玉米、酒米、菜子饼……许合亲之口味,望亲来之、吃之、饱之,万勿止于食物边缘,垂涎了亲之味觉、吸引了亲之视线且得饿瘦亲之肌肤。故,特具无味之赤珠、香味之玉米挂于钩上,已然全裸着钩尖,期待亲之玩耍、吞食。如有幸咬准了钩,余将轻弄钓竿、慢悠钓线,待亲出水之时,以抄网迎接并养亲入护。

余介意亲之态度,故,用最简单、较复杂的方式以烹饪。供清汤、清蒸、清炖选之;备红烧、红汤、红酒闷之法;当以鱼片鲜其味、以鱼骨试其脆。

食草也食肉者,唯草鱼。其结伴而行,成群出入陡坎、斜坡、水草丰盛之水域,常脊背隐现于三尺内水中,鳞可视也。蚯蚓可钓获,却远不及香蕉诱之。余每思及草鱼,皆备香蕉几根、玉米粒若干、小刀一把。丢玉米粒入钓点,慢切香蕉几块挂之钩上,剥余下香蕉自尝之,静候其咬钩之信息。因其肉质粗糙,余当请厨师熬红汤以待钓归。

扫水底能食之物一空者,青鱼是也。余带足温水泡之玉米,每时辰丢水中两次,其量不超三把,待其觅食之尽而望钩上物止。宽钩门、粗子线、硬竿以博之。余以为手竿博之甚刺激,然不使海竿也。其冲击力之大、耐力之持久非常鱼所能及。获之以煲为汤,其汤肉味甘、平,和中养胃,皆解烦闷之疾。

钩入水,余心静也,钓获有无皆可。视浮子跃动判鱼种;闻清脆鸣叫品鸟意。眼前绿树摇,头顶彩云飘;唯钓于自然,享清风一缕,思文章一篇;水平山高天更高,此情荡、音韵无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