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打工那些年(组诗)

□任明友

 

◎加 班


那些年,通宵加班是最吃香的名词

24小时开机的流水线,是老板最宠爱的妃子

那些年,1.5元一小时的加班费

对我们时刻进行最暖心的人道主义关怀

低下头,我们把思想埋在昨天

弯下腰,我们把灵魂留给明天

四处奔走的身子,无处可逃的爱情

屈从于今天的梦想

加班的流水线上,生产出一个时代的印记

苦难是商标,疼痛是专利

这些动机不纯的名词

冷落了故乡的清瘦,喂肥了异乡的繁华

 

◎彷 徨


谁先爱上,谁就成了软骨头

血管中就长出了卑微的恶性肿瘤

啤机上的大号剪刀,冲床边的巨型钳子

都无法对正在扩散的癌细胞进行一次富有疗效的手术

谁先爱上,谁就成了软骨头

心灵上就溺出了胆小的彷徨症

用汗水垒起的千百广厦,用心血装饰的亿万豪宅

里面找不到一件心理疏导的设备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布满阴谋,阻住了爱的脚步

青面獠牙般的雨滴,滋润着饥饿、无助、困顿……

彷徨发疯般成长,欲想结出灾难的果子

因为断电,因为停产,首先爱上的人倒在辞退书下面

谁能体会?我们爱上充满苦楚的打工是因为我们更深沉地爱着家乡。可是那些贫瘠而荒芜的土地

怎么都长不出一个幸福的单词

 

◎夜 晚


我仇视白昼和黄昏,仇视它们每天的暧昧拥抱

孕育出居心叵测杀人无形的夜晚

那一个个包藏阴谋的刽子手

卸下伪装之后,只用一抹轻薄的黑色,就将白天掩埋

来吧,请将我撕裂。我被炒过一万次鱿鱼

被失业和饥饿围剿过一万次,经历过三千里乡愁的狙杀

我不屈。就连爱情的轮番背叛,也无法将我的眼泪斩草除根

来吧,请将我毁灭。我疏远动机不纯的小偷

拒绝失足女子的缱绻肆虐,反抗主管坐收渔利的威逼

我坚韧。就连流水线上生产的矽肺病,也只让我咳出三五口血

我用羸弱的眼泪为唐诗沐浴,用暗红的血液为宋词染色

我打开经受过无数次工伤的身子,在肋骨之间钉进若干排比句

我正在走向死亡。请允许我在弥留之际

为蠕动着仇视的胃囊中再浇灌一些比钢筋和水泥还冷硬的麻木

 

◎立 冬


刚刚立冬,雪就不经意地撒欢于北方

萎靡已久地故乡顿时至高无上

加班、工伤、失业、欠薪、饥饿……

这些充满疼痛的词语

在一本新华字典里集合

它们拒绝服从我内心的安排

一个年头就准备打烊了

瘦成一纸家书的身子

被困在雪地里,找不到邮筒的入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