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酉阳

人间有真情:一对夫妇义务照顾孤寡老人33年

核心提示: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在可大乡八面山脚的客寨村6组下寨(小地名),便上演着一个邻居照顾孤寡老人30多年的故事。

□本报记者刘 力文/图

10194d5

黎绪武夫妇准备晚饭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在可大乡八面山脚的客寨村6组下寨(小地名),便上演着一个邻居照顾孤寡老人30多年的故事。

主人公是黎绪武、龙素英夫妇和与他们的邻居——93岁的五保老人田景汉(于日前去世)。前不久,因孝老爱亲精神感动众人,黎绪武代表他们家获评“酉阳好人”。

10194d1

生前的田景汉老人

老人10多年不曾感冒

6月14日,记者与县文明办工作人员一同前往可大乡客寨村采访村民黎绪武一家。

“快进屋来坐。”刚踏进黎绪武家的院坝,一位面容清瘦、精神矍铄的老人随即走出门来招呼道。老人一边说话,一边转身提木凳。

“老人家,你和黎绪武他们一起生活好多年了?”交谈中,记者问老人。

“有50来年了。”思索片刻后,老人回答说。同行的乡党委宣统委员江雪梅解释说,老人名叫田景汉,虽身体健康,但毕竟年岁已高,记忆中把黎绪武夫妇与其外公外婆混淆了。

但是在被问到黎绪武夫妇对他的照顾时,老人毫不犹豫地说:“没得话说(当地人形容非常好)!”

不一会,黎绪武夫妇分别从地里和集市上赶了回来。

“他是个苦命人。由于年轻时太苦太累,30多岁就落下了手抖、腰疼的毛病。”黎绪武说,但自从10多年前他们不准老人干活后,老人的身体逐渐好转,“现在不仅腰不疼了,连感冒也没遭过。”

10194d4

黎绪武给生前的田景汉老人点烟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其实,田景汉老人和黎绪武并不是直系亲属关系,而是黎绪武外公的堂兄弟。

黎绪武原本不是客寨村下寨人。幼时,因家里兄妹7人,父母难以养活。在他1岁多就被送到下寨由他外公外婆抚养,也因此与田景汉成了邻居。

田景汉一生命苦:年轻时干农活,一次要背两三百斤物资。在寨子里,不管是自家还是别人家,最苦最累的活他都争着干。他先后结了三次婚,但是三任妻子都先于他去世,仅有的一个孩子也在20多岁时死了,留下他孤寡一人。

1983年,19岁的黎绪武与21岁的龙素英自由恋爱并结婚成家。也正是从这一年,他们开始义务照顾田景汉。

自那时起,黎绪武夫妇便将田景汉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与外公外婆一起赡养。1992年和2007年,外公外婆先后去世,家里便只剩下田景汉一个老人。“家里一下子感觉冷清了许多。”说话间,黎绪武忍不住湿了眼眶。

“家里有个老人很好,每天干活回来,家门口就坐着个人跟你说说话,这样感觉很热闹,更像一个家。”对于人们常说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龙素英理解得朴素而深刻。

10194d7

给老人买的酒

从秧田里赶去买酒

“他在黎绪武家算是享福,要不是他们照顾也许活不到这么高龄。”黎绪武一家对田景汉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村民们看在眼里。

由于手抖得厉害,常人很简单的吃饭、喝水一事,对田景汉老人来说都很困难。为此,黎绪武亲自为老人定做了一个小桌子。在十几年前,老人下地干活时,有时会腰疼需要卧床休息,黎绪武和妻子便将饭菜端到床边,一口一口地喂他。

为了保证老人在他们外出干活时能喝上水,黎绪武还在厨房专门准备了一个茶壶,里面随时灌满凉开水。老人口渴时,只要对着壶嘴一吸就能喝水了。

生活中,田景汉老人有一个习惯:每次吃饭时都要喝一杯(约二两)白酒。为此,黎绪武家里会常备一壶当地最好的包谷酒。

上个月,正值栽秧时节,加之每天照顾几十头猪和十多头牛,太过忙碌的黎绪武夫妇都没有注意到家里的酒壶空了。一天清早,黎绪武匆忙吃过早饭后便到田里栽秧去了。但是,刚到田里不久,妻子龙素英便打电话告诉他,老人因为没酒吃不下饭。

“我马上去买。”黎绪武赶忙放下手里的秧苗,骑着摩托车去商店把酒买回来,然后才去接着干活。

10194d2

勤劳的两双手

父子孙三代共孝老人

正是得益于黎绪武一家的细致照顾,田景汉老人尽管今年已经93岁高龄了,除了年轻时落下的手抖毛病外,身体依然硬朗。

“每顿除了喝二两白酒,还要吃五六片肥瘦相间的肉。吃得好、睡得香,所以身体也就好。”黎绪武笑着说。

黎绪武夫妇对田景汉老人的孝敬,也潜移默化地感染着他们的子女和孙辈。

2011年,可大乡敬老院正式投入运行,由于田景汉老人符合“五保”条件,该村村干部在征得田景汉老人的同意后,准备送他去敬老院。但是没想到,黎绪武的儿子黎来却反对了:“去敬老院住,人太多,哪里有在家照顾得这么周到细致。”

而如今,跟着黎绪武夫妇在家的仅在上小学的两个孙子也懂得了尊老的传统美德。每次放学回家,小孙子们都要喊几声“老嘎”(方言:祖祖)。每次吃水果、零食时,他们也会先递给老人。

每当此时,老人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