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段子手

□杨小红

你知道在一个地方,最容易被人记住和传颂的,通常是哪两种人吗?一种是英雄,还有一种是段子手。

这里所说的段子手并非当前网络中擅写冷笑话的写手,而是指当地最幽默、最滑稽、最诙谐,集无数搞笑段子奇闻逸事于一身的那个人。他可能长相普通,普通得就像一粒盐,化入水中再也找不见,而且人品也可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狡黠精明”这些词任意放一个在他身上都不违和,但他天生自带幽默感,只要一提到他,就会发出会心的笑,将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笑话段子,一个个抖搂出来。

我的家乡就有一个段子手,人们都爱听他摆龙门阵。小时候听他讲得最有趣的,便是一个关于叫“陈二郎先生”的段子。因为当时年纪小,对陈二郎是何许人也并未深究。

话说陈二郎先生虽说叫“先生”,却并非肚里墨水颇多的文人,而是因为他的兄长是一地方官员,人们出于对他兄长的敬畏,唤他作“先生”。但陈二郎显然对哥哥甚是不服气,有一天他拉着哥哥说:

“老大呀,你总说这街上人人都敬你,看到你都会恭恭敬敬请你到府上做客,我看未必。”

哥哥胡子一吹,眼珠一瞪:“难不成还请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陈二郎笑笑:“那我们上街走一转告一盘试试,看请我的人多还是请你的人多?”

于是拉起哥哥便往街上走。

街上适逢赶集,十分热闹。说也奇怪,每一个人看到哥俩牵手过去,都会大声喊一句:

“陈二郎先生,请坐喝茶!”

陈二郎双手往后一背:“今天不空,改日再来。”

陈大郎满肚子疑惑呀,这家伙什么时候拉拢这么多人了哩?

原来,这陈二郎先生在上街之前,就在自己衣服后背上贴了几个醒目的毛笔字:陈二郎先生,请坐喝茶!

街上识字的人,看到后背这几个大字,感觉甚是有趣,便大声念出来。可怜当官的陈大郎,回去百思不得其解了几个月。

陈二郎先生的趣事可以编成一本笑话集,因为他成了这样的一个代言人,于是很多人也许并不是他所为的事情,也都加在了他身上。不过,大多是些关于恶作剧的故事,都是他捉弄父兄妻室或是乡邻的段子,都不甚高尚甚至可以说低俗,即便是在我尚未形成正确的“三观”之前,也一直想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和自己的亲人过不去呢?

陈二郎先生之事恐怕子虚乌有,上两个后溪的真段子,有鼻子有眼,也有人指天发誓证明的确不假的真人真事,不过年代久远,并且都是小时候听来的,所以某些叙述不周全之处,后溪人勿喷。

后溪街上有个人,外号黑木匠,当时在后溪村当一个和芝麻差不多大的官(生产队队长)。别小看这个芝麻大的官衔,一样能享受到权力带来的好处。既然手头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权力,讨好的人自然就多了,每到农忙,劳力们都争先来帮他家干活。有一次,黑木匠他老人家的土需要犁了,于是又来了几个帮忙犁地的村民。黑木匠早上就说:“你们下午把地犁好了就来家里吃夜饭吧!”

那几个村民做好事不图回报,活干完了,就悄悄扛起铧口赶着水牛回家了。

等到天黑的时候,黑木匠率领几个人,拿起绳索气势汹汹地来到那几个村民家里,厉声喝道:“给我绑了!你几个,活路做了,饭都不吃招呼也不打就悄悄走了,这不是瞧不起我吗?”

好有气势的生产队队长!无偿帮忙也犯了“王法”。

还有一次,黑木匠赴一场宴席。在那个饿饭的年代,看到一桌丰盛的菜肴,连眼睛都不会转弯了。黑木匠预先提了个袋子,一见他喜欢的那盘鱼上了桌,毫不客气地就将整条鱼一下子挑进袋子里,然后用筷子敲着只剩下一点鱼汤的鱼盘子,豪放地招呼大家:“来来来,大家吃鱼呀!味在汤里!”

此后,后溪便有了这么一个歇后语:黑木匠吃鱼——味在汤上。沿用至今。

后溪还有一个老辈子可爱得很。听母亲给我讲,这个老辈子年轻的时候在下方(指酉水河下游里耶地段)说了门亲事,他邀请女方来看家。那时候没车,得一直走一直走。女方小脚啊,走了很久也没到,一路盘问起老辈子,家境好否?有几亩田地?老辈子指着路边几块良田沃土,胡乱指点:“瞧瞧,这不是我的吗?那不是我的吗?”

女方暗自欢喜,到了后溪就再没回娘家。结了婚,也没见老辈子正经出去做活路,于是就问:

“他爹呀,咱家不是有那么多田地吗?怎么没见你去干活?”

老辈子瞪眼:“当初不是清楚地告诉你了吗?那些不是我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