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抚 慰

□吴凤连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抚慰”只不过是汉语词汇中的普通一员,直到我认识张脉和张老师以后,才知道“抚慰”是多么的珍贵。

张脉是我们小区里的一个年轻人。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形单影只,过着“苦叽叽”的日子。张脉原来有一个爱人叫冉卉卉,扎着个马尾辫,走起路来,那辫子摇来荡去的,大伙都叫她大辫子卉卉。这卉卉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爱打麻将。后来,不知是输了钱,还是其他原因,卉卉跟别人跑了。卉卉这一走,张脉的整个生活坍塌了,一下子跌入了深渊,与人说话,三句不到,手直发抖,脸憋得通红。

张老师快70岁了,是小区里的“老顽童”,总是乐滋滋的。他有个拿手好戏——男唱女声。比如唱《夫妻双双把家还》,他既能唱董永的声音,也能唱七仙女的声音;比如唱《戏凤》,他既能唱徐小凤的声音,还能模仿邓丽君的声音。不仅如此,张老师还有个绝活:老翁老妪唱盘歌。

小区广场上的凉亭是张老师表演的舞台。夏日午后,里三层外三层,围的全是人,欢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老翁)什么结籽高又高来?什么结籽半中腰哎?什么结籽泥里拱来?什么结籽水上漂哎?”“(老妪)高粱结籽高又高来,苞谷结籽半中腰哎,花生结籽泥里拱来,莲蓬结籽水上漂哟!”张老师故意把老妪的声音搞得嘶哑,断断续续,引得大伙哄笑不已。

此时,也是张脉的快乐时光。可张脉一进凉亭,众人就纷纷走开了。张老师不因张脉一个人就少了兴致,总是不紧不慢,为张脉一个人演唱:“(老翁)什么打架用前脚呀?什么打架用后脚哎?什么打架用嘴撬呀?什么打架啄老壳?(老妪)羊子打架用前脚耶,马儿打架踢后脚哟,猪儿打架用嘴撬耶,山鸡打架啄老壳哟!”张老师把老妪的声音拖得又长又抖、飙得又响又亮,惹得张脉捧着个肚子哈哈大笑。

前年5月,麻旺白竹挖出红石林,轰动一时,张老师带上张脉,邀请我一道去看红石林。

远看红石林,一片流动的红色扑眼而来,红得热烈,红得辉煌。那红色似血,在每一块石头上沉淀;那红色似火,在每一块石头上凝固。红石林唤起了张脉的激情,一会儿伫立凝望,一会儿倾情抚摸,兴奋得一个劲地念叨:“这地下怎么会藏着这等绝色的风景?”

看够了,走累了。我们去一家农家乐吃饭。三杯酒下肚,张老师来了兴致:“(老翁)世上什么噻最心狠哟?世上什么噻最苦闷?世上什么噻最难找呀?世上什么噻最知情哟?(老妪)绝情绝意噻最心狠哟,心情不畅噻最苦闷;世上知己噻最难找哟,相互理解噻最知情哟!”

一句句慢慢道来,一声声直抵心肺。或许是这首歌触碰到了张脉内心深处的痛。听着听着,张脉开始抹泪,先是抽泣,继而放出声来,以致于嚎啕大哭,涕泪滂沱。我正要去劝,张老师向我摆了摆手,悄悄对我说:“他的心受到了挫伤,怨冤之气郁结于胸,慢慢给予抚慰,假以时日,定会重新热起来。”

去年端午,张老师请左邻右舍小聚,尝美食、饮美酒,饭毕。他提议出去看美景。张脉说,红石林“红”得实在醉人,想再看一次红石林,大家欣然同意。可到红石林一看,日晒、雨淋、风吹,红石林的“红”已荡然无存。一块块褐色的石头上长满青苔,大家很是惋惜。张脉怔怔地站在风中,突然旧态复萌,冲着红石林工作人员大吼:“红石林是谁挖出来的?是谁让挖的?我要上告,我要上告。”工作人员火了:“红石林不挖出来,谁知道红石林?世上的美哪一个不是短暂的?红石林怎么可能永远红呢?真是个疯子!”

我赶紧走上前去,把张脉拉开,让他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先平息平息情绪。张老师走过来说:“美景看不成,那就听我唱首盘歌:“(老翁)哎——,什么人来实可敬哎,什么人来实可厌;哎——什么人来实可怜哟,什么人来实可贤。(老妪)哎——律己之人实可敬哟,弃义之人实可怜;哎——推涛作浪之人实可厌哟,宽厚之人实可贤!”翁声低沉浑厚,苍劲深邃,好似从远古中来;妪声明快嘹亮、沉稳大气,如同阳光普照。听得张脉默默不语,若有所思。张老师走进一步,拉起张脉的手说:“趁年轻,赶紧找个姑娘,成个家。大辫子去了,短发的也行,把自个的日子过得笑嘻嘻的才是最重要的。”张脉好像心有所动,眼里闪烁着热切的光芒。从红石林回来没几天,张脉就搬了家,人也离开了酉阳。

生活的重压,工作的繁忙,让人不得不格外专注,张脉走后生活得怎么样?我也无暇顾及了。

今年6月,我去重庆参加“渝洽会”,在展馆竟遇上了张脉。一年不见,张脉精神饱满,面色红润,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现在在机关工作,搞招商引资。喏,这是我爱人小韩。”张脉笑嘻嘻地给我介绍。我一看,是个短发、大眼、干练、活泼的女子。

“这些年,多亏了恩人张老师,是他帮我在新的环境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们正在布展,等忙完了,咱俩好好聊聊。”

望着神采飞扬的张脉,我有种莫名地感动,突然想起了张老师的悄悄话。“抚慰”这个词一遍又一遍在我脑海里浮现,对“抚慰”,我似乎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