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十字艺术之花——试论土家族挑花艺术 

□杨 哨

挑花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早就存在于许多民族的生活中,在我国,最著名的挑花艺术主要分布在西南地区的云贵高原。在云贵高原东部的武陵山区,即现在的渝、黔、湘、鄂交界一带,长期聚居着一支古老的民族,自称“毕兹卡”人,就是勤劳勇敢的土家族。在土家族的文化中,挑花曾经作为最重要的艺术形式广泛存在。但是现在,这门珍贵的艺术不管是在物质的遗存还是在技术的传承上,正在受到现代工业文化的强烈冲击。

从广义上讲,挑花属于刺绣,其起源与图腾、纹身和审美有关,而与纹身的关系最密切。挑花是刺绣的一种表现技法,从工艺上来说,它与狭义的刺绣(以剪纸或画图为底样)是平行的。挑花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十字花绣,大多用平布作底,以十字形针法显示纹样和分布色彩。即以布的经纬纱交叉呈“十”字形为座标,对角插针成“×”形,用细密的小十字挑织成花纹,通称十字花。其工艺独特,图案典雅,美观耐用,可谓十字艺术之花。

酉阳地处武陵山的腹心地带。挑花是土家族妇女用来美化生活,打扮自己而制作服饰不可缺少的一种传统工艺。小姑娘从六七岁起就习作纺织挑花,随着年龄地增长,姑娘们的工艺技巧日臻娴熟,到青年时期已成为描龙画凤的能手。传授方式都是母教女,姐教妹和互相学习,没有拜师学徒的习惯。作为服饰加工技艺而言,与其他民族妇女一样,挑花艺术是土家族社会评价妇女是否能干的标准之一;是别人用来衡量她们聪明才智的一种尺度;也是妇女显露自己才华的最好办法。一个土家族姑娘,长大后不会纺织挑花,不但被社会所讥笑,甚至在婚姻问题上也会受到影响。通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一传统优秀的十字艺术正在走向消亡。从搜集的32件传世品看,这些挑花大都产生于清末至民国,很少有上世纪后半叶的作品,并且保存在偏远的乡村。现就这些挑花珍品从材料载体、工艺技法和色彩纹饰等方面作一些初步探讨。

一、底布与花线

在材料上,土家族挑花多用自己种植的棉麻手工纺织、染制成的直纹平布作底,用自己养蚕、缫丝、染色而得的丝线挑绣。妇女们几乎人人能纺、能织、能染、能绣。这32件挑花品全是棉布作底,有白、红、蓝、青四种颜色。这种土布,经纬分明,便于挑绣。初期挑花用线主要是棉麻线,而这些挑花全部用的是丝线。染料都是就地取材,一般用植物的汁水浸染,多为兰、青、红、黄几种色,颜色种类较少,光泽度差。后来也用矿物质染料,不易褪色,色彩较丰富。

土家族挑花种类繁多,有头饰、头帕、服装、鞋袜、童帽、手帕、被面、床单、枕头、枕巾、帐沿、桌布、围腰、门帘、窗帘、褡裢、包袱、挎包、口水夹乃至定情的花带等东西。在这32件挑花中,有手帕11件,枕巾12件,帐沿4件,枕叶花2件,围腰尖2件,白布裤1件。每一件装饰品就是一件艺术品,处处显示出土家儿女的勤劳、智慧和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

作为挑花的主要载体,服装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相邻的苗族比较而言,土家族服饰没有苗族那样穿金戴银、工艺繁缛,却更接近生活实用。据《鹤峰州志》记载,土家族服饰“俗尚检朴”,“无一切奢靡之风”。衣服以青、蓝、白为主,男子多穿青色或蓝色对襟衣,女人则右开襟,袖大而短,着大筒裤和“八幅罗裙”。为了弥补简朴的单调,她们在服装的袖口、襟边、衣领、裙边、裤脚等部位挑花,显得生动简约、古朴典雅。32件作品中一条宽腰白布裤,长94、腰围100厘米,在膝关节以下裤管正面用蓝线绣有对称的挑花图案。图案中间上部是花草纹组成的团花,其下是八边形几何纹,几何纹的左右和下面是两级流苏,两边从上至下是凤鸟和带六角星与花草纹的流苏。

二、工艺与技法

在工艺流程上,是先把布绷在竹木制作的圆形或方形框架上面,勾出样稿,再根据经纬线的粗细和纹饰在细腻程度上的要求,按图数纱挑绣,不能错乱。对于经纬纱线粗细不同的布料,则调节挑纱数目使纵横尺寸一致,以保持图案原形不变。

在技法上,从针形来分,挑花分为十字挑花和平挑两种基本技法。十字挑法又称“架花”,就是依据底布上经纬线的结构,每针拉一对角线,每两针架成一个斜十字,走出横竖两条呈十字交叉的构图方法。平挑,即平面挑花,与十字挑花一样,仍然是依据经纬线结构运针,但它只是沿经线或纬线运针,呈一字形,没有交叉。十字花和一字针,都是挑花的基本针脚,也是构图的最小单位。从手法来分,有明挑和暗挑两种。明挑是正面挑,正面看,针法易学,使用最普遍,但速度缓慢。暗挑是反面挑,正面看,速度快,但不易掌握。其优点是保持清洁,便于打结。从针法来分,在十字挑花中,有顺针和反针两种。前者是一个一个地刺十字,后者是先刺十字中所有的一笔,然后再回来刺另一笔。

这32件挑花中,有28件用十字针法反针明挑,间以极少量的一字针和顺针法,后者多作为十字针法的补充而用于纹饰的不规则处。布料背面的线迹多是与经纱平行的,几乎没有交叉的线。其中一件枕叶花采用了类似阳刻的技法,具有镂空的效果。即在红色的底布上用不同颜色的丝线挑出以底色表现的纹饰。有2件手帕全用一字针法双面明挑,这叫“纤花”或“里面花”。它的针法是采用单线来回挑,挑好以后,正反两面的花纹都是一样的,且看不出针脚的来龙去脉。另有2件枕巾采用挑绣结合,四周用十字挑花法反针明挑,中间大部分用平绣法。在挑纱的数目上,一般十字针为三纱或四纱,很少有五纱以上的。而平针即一字针少则三、四纱,多达十五、六纱。

三、色彩与纹饰

从搜集的挑花来看,有白、红、蓝、青四种底色。在白、红色的底布上主要用蓝、青线挑花;在蓝、青色的底布上主要用白线挑花。根据纹饰色彩的表现形式,可以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类是单色纹饰,有蓝、青、白三种共22件;第二类是双色纹饰,有青蓝、青紫两种共3件,两色之间没有主次之分;第三类是以蓝、青或白为主色调,辅之以红、黄、绿、紫等其他三、四种颜色,有4件;第四类是杂色纹饰,用色多达近十种,色彩之间没有主次之分,有3件。从统计中可以看到,单色纹饰应用普遍,杂色纹饰应用于枕叶花和枕巾,双色和第三类主要应用于手帕和枕巾。而第三类纹饰所表现的多是婚嫁场面,往往以主色调挑绣基础结构,用辅助色彩点缀出跳跃的喜庆气氛。

这些挑花用色较为单纯,运用最多的是与染布有直接关系的青、蓝、白三色。在辅助色彩上主要倾向于暖色,即以红、黄、紫和绿为主,或者夹以其他类似的颜色。土家族妇女在挑花的用色上善于搭配,对比巧妙。她们懂得用色的顺序,配色的规律,色性的过渡。用色适中,对比鲜明,具有素而不简,彩而不繁的特点,其图案画面既绮丽多彩又古朴典雅。特别是白与蓝的结合,感觉极为洁净素雅,多用于手帕、枕巾、围腰等物品。

在构图上,一般用数经纬线来找中心,多是几何图形,也有动植物图案。构图形式多样,灵活多变。主要有二方连续、单独纹样、斜菱形、对称式等。采用中心装饰区与边角装饰区及花边组合而成的布局方法。图案无论大小,多以简练夸张的表现手法,采取均衡对称的几何图形构成主纹,用植物花卉作为四周陪衬,形成丰满严谨的画面。往往是挑若干基础花纹联合成花簇,再由若干花簇组合成团花。强调分组对称,具有强烈的装饰意趣。十字挑花因受十字针脚的工艺限制,造型概括、简练,形体“几何化”。变形图案远远多于写实图案,前者有24件,后者只有8件。图案花纹既规整又变化多姿,平滑细腻,朴素自然,给人以舒畅愉快的感觉。

根据构图形式,大致可分为七种:第一种是菱形构图,11件,多用于手帕。即在中央用菱形、圆形或正方形图案作为主体纹饰,四角辅以三角形纹样,使这些三角形与主体纹饰之间形成一个菱形的空白带;第二种是单独纹样,9件,多用于枕巾;第三种是二方连续式,4件,用于帐沿。一般由五个不同纹样组成的团花横向排列,每个团花之间辅以小纹饰,下边饰一排花边;第四种是正方形构图,3件,一般由许多小方块组成一个正方形矩阵;第五种是回字形构图,2件,多用于手帕。一般由两重表现婚嫁场面的纹饰围绕着中心的几何纹方块图案;第六种是三角形构图,2件,用于围腰尖,是典型的因材施纹构图方法;第七种是对称构图,1件。如前述白布裤上的纹饰,左右裤脚上的纹饰相对称,其单独纹饰的左右也是对称的。其实,菱形和正方形构图也是一种对称构图。

根据纹饰题材,可以分为五类:第一类是动植物,有18件,其中3件以动物为主。表现元素有马、羊、鱼、鸟、蜂、蝶、树木、花草以及几何纹饰等;第二类是人物活动场面,如婚嫁和出行图,有6件。表现元素有骑马、抬轿、执物、举旗,辅以花草、动物等;第三类是几何纹饰,有4件。表现元素有菱形、方块、折线、旋涡、变形万字,辅以鱼、花草等;第四类是楼台山水,有2件。表现元素有亭台楼阁、船、山水、树木,辅以人物、虫鸟、花草等;第五类是文字,有2件。多为吉祥语和格言,辅以花草。总的来看,动植物图案远远多于人物和建筑图案,文字图案最少。

题材主要是来自土家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和传统故事中,如蝴蝶、虎、龙、鱼、石榴、桃子、四瓣花、蕨菜等。从这些花纹中,可看出土家族挑花与所处的地理环境有极大关系,因为她们居住高山,所见到和所熟悉的就是以上这些动植物,极少用她们所未见的事物如玫瑰之类作图案。

综上所述,酉阳土家族挑花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就地取材,自产自用,很少作为商品进行贸易交换;二是种类繁多,但主要用于手帕和枕巾;三是在技法上多用三、四纱十字针法反针明挑,极少用平针法顺针暗挑;四是用色以蓝、青、白单色为主,辅以红、黄、紫、绿等色,很少有以红、黄、紫、绿等为主色调或者色彩艳丽的作品;五是构图多菱形等几何形式,多用团花这种组合方法,变形远远多于写实;六是纹饰多取材于生活中所熟悉的动植物,也有部分人物建筑,文字较少。总之,土家族挑花没有苗族挑花那样的繁缛和艳丽,几乎没有富丽堂皇的满挑类型,显得既丰富多彩又古朴典雅。

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勤劳勇敢的土家族人民创造和发展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妇女在挑花艺术上的追求,反映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对祖先的崇敬;他们把大自然的奇花异草用来装点自己,美化生活,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继承和发展了先辈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充分反映了土家族人民创造文化和适应自然的能力;从而表达了他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社会交往范围的扩大,这门优秀的传统艺术正在受到现代工业文化的强力冲击。传统的技术在逐渐失传,优秀的作品在消失,现在能见到的多是品种单一的鞋垫。为了抢救和保护这一珍贵的土家族文化遗产,我们有必要在物质遗存和技术两方面进行搜集整理,并发扬光大,让十字艺术之花重放异彩。(作者工作单位:酉阳自治县文物管理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