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53岁广场舞者 梦想上星光大道

核心提示: 人群中,最显眼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名叫孙全,是领舞者,今年53岁。

□本报记者刘 力文/图

10255d1

图为孙全在领舞。

每当夜幕降临,随着音乐响起,县城土家八千小区广场便逐渐热闹起来。

一个人,两个人,三五人,多时上百人,少时也会有二三十人。人群是被音乐吸引来的:有的是为了健身,有的是为了提高舞技,还有的是为了享受舞蹈的快乐……

人群中,最显眼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名叫孙全,是领舞者,今年53岁。

一次意外唤醒沉睡半生的梦想

“身边的那片田野啊,手边的枣花香,高粱熟来红满天,九儿我送你去远方……”在歌曲《九儿》的旋律中,有一个人正舞动着,时而轻盈,时而婀娜,时而有力。

跳舞的正是孙全。因为对于其他大妈大爷们来说稍显困难,因此《九儿》只是他每天领舞前的独舞。“对于一个业余舞者,有足够的生活阅历才能跳好一支舞,才能让舞蹈有灵魂。”对于舞蹈,人到中年的孙全有自己的领悟和见解。

1964年,孙全出生在县城附近的一个农村家庭。初中毕业后,他跟着叔叔养了几年蜂。1984年参军入伍,在某坦克部队服役了5年。

年轻时的孙全是一个性格乐观、颇有才艺和追求进步的青年。他在入伍的第二年便入了党,服役期间还自学了吉他、笛子等乐器,为他和战友们严肃的部队生活带去了不少快乐。

1989年退伍后,为了生计,孙全辗转广东、上海等地的建筑工地干活。生活的艰辛,让他无暇顾及唱歌、跳舞这些爱好。

2004年,为了照顾还在上学的一双儿女,孙全回到酉阳,在工地上干搭建脚手架的活。2012年夏季的一天,正在县城一处风貌改造工地施工的他,从7层楼高的钢架上意外掉落,所幸在坠落至5层楼高的地方时,慌乱间抓住钢管,捡回了一条命。

平安落地,被工友扶坐到草坪上后,孙全才感到后怕,脸色发白,浑身冒汗。这次意外让他深深体会到生命的无常与宝贵,毅然决定在干完这个活后辞去工地上的工作。“子女也大了,找个轻松点的活,我也能够负担。”他说。

自那以后,他决定换一种活法,开始新的生活:时不时地约上几个好友爬山,在山上的树林里聊聊家常、唱唱歌;晚上到附近广场上看人们跳广场舞。看着看着,心中沉睡了半辈子的梦想逐渐被唤醒,他感觉“心中有一种冲动越来越强烈,眼里看山看水、看人看事都觉得是美的!”

学舞5年编排近50支舞蹈

心中强烈的冲动促使着孙全想学跳舞。但是,他在广场连续看了2个多月也没有迈出一步。

一天,孙全暗下决心,要学跳舞。为此,他特意早早地吃过晚饭,来到广场上。在音乐声中,越来越多的人跟着节奏自然地舞动起来,可他却始终迈不开腿。

“越想迈出第一步就越紧张,甚至心跳加速,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双腿还发着抖!”懊恼中,他比往常提前回了家。躺在床上,他在心里谴责自己的胆小,又在心里安慰自己道:“也有男的跳舞,怕什么!”同时,再次在心里暗暗发誓,第二天一定要壮起胆子。

第二天傍晚,他再次来到广场。在音乐声中,他躲在人群的最后,像个学步的孩子一样,僵硬地挥动双手,移动脚步。因为动作的不协调,他甚至被自己绊了个踉跄。

就这样,他坚持天天练习,一个多月后终于能跟上音乐的节奏,跳出一支完整的广场舞了。孙全说,在学舞那段时间,他在心中把广场上跳舞的所有人都当成自己的老师,还在心中划分了等级:领舞的最高,比自己年轻的、跳得好的次之……

四五个月之后,随着舞蹈水平逐渐提升,他感到有些疑惑。“大家跳的是广场操,虽然也能起到健身的效果,但是我始终觉得那不是真正的舞蹈,没有情感和灵魂。”为此,他请教自己的孩子,到网络上搜索相关的舞蹈视频,开始自学。

从2012年底到2015年,通过近3年的学习和摸索,孙全会的舞蹈越来越多,舞技也逐渐提升。2015年,他开始录制自己的舞蹈视频。现在,他还清楚记得录制的第一支自己编排的舞蹈视频叫《广场桑巴舞》。由于是初次尝试,加上对剪辑软件不熟悉,他并不满意,至今仍储存在电脑里未传到网络上。

2016年,他又陆续录制了二三十个舞蹈视频。到目前,他已经学会了100多支不同风格的舞曲,录制了近50支自己编排的舞蹈视频,约一半上传至糖豆广场舞等论坛,供全国的舞蹈爱好者观看学习。

“《高原深处的爱》点击量超过了一万人次。”说起自己的创作,孙全脸上洋溢着自豪的表情。

带领大妈大爷舞动快乐人生

“跳舞使我健康,更让我从中收获到了无比多的快乐。”孙全说。

2014年,在土家八千小区做保洁员的妻子饶淑仙给孙全在这里也找了一份清洁工工作,每月工资2000元。他主要负责小区广场的卫生保洁,以及将小区的生活垃圾集中后运送到两三百米外的城市垃圾中转点。

每天早上7∶30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下午5∶30下班,工资虽不高,但孙全干得很开心。“有时遇到以前的战友,他们会问怎么在当清洁工,有的人还会远远避开,不过我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因为我自己感觉到很满足。”他说。

土家八千是一个新小区,随着入住的人增多,跳广场舞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孙全决定把这里发展成他的“地盘”。他便义务承担起这里的领舞工作:每天提前从库房里领取音响设备,带领大家跳舞,还不时把自己编排的新舞蹈教给大家。

在传统观念中,50多岁、又是男性的领舞者孙全算是个另类。因此,他刚开始领舞的第一天,仅有四五个人跟着他跳,一周后有了二三十人。

可是,过了几天,人又变少了,只有十多人。他经过一番打听得知,原来是有几个年轻人想跳交谊舞,可是孙全并不会,这几人便到其他地方跳舞去了。

“当时心里感觉很失落。”为了拉人气,他又专门去拜师学习交谊舞、民族舞等,不断丰富自己的舞蹈类型。逐渐地,他的“地盘”上人气增加了,最多时有100多人跟着他跳舞。

为了学跳交谊舞,孙全和妻子还闹了矛盾。他的妻子观念相对传统,认为和别的女人一起跳舞不雅,还悄悄向他们的儿女告状求援,“你们劝劝你爸,跳广场舞就跳广场舞嘛,跳啥子交谊舞。”

“跳个舞有什么,跳舞可以健身,是正当爱好。”儿女的观念相对前卫,反过来劝饶淑仙。为了打消妻子的顾虑,维护家庭和谐,孙全想了一个法,邀请妻子一起学习交谊舞。没过多久,饶淑仙也爱上了跳舞,不再反对他了。

如今,除了坚持领舞、教舞和学舞、编舞外,孙全还开始练习唱歌了。他说他心中藏着一个大大的梦想——希望在他65岁那年,登上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节目现场,唱一首歌,跳一支舞。

孙全说:“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