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何开居:子承父业,制作唢呐30载

核心提示: 家住钟灵山大道东路东风坝的63岁老人何开居,30年来,他制作出了一支又一支精致的唢呐。

□见习记者田燕芳文/图

10256c2

图为何开居在试吹自制的唢呐。

“唢呐,唢呐,孔儿小,腔儿大。”唢呐在我国历史悠久、流行广泛,是一种吹管乐器,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在我县,就有一位远近闻名的唢呐制作“大师”——家住钟灵山大道东路东风坝的63岁老人何开居,30年来,他制作出了一支又一支精致的唢呐。

传承父艺

走进何开居老人的工作室,剪刀、锉刀、小锤、固定架……大大小小的工具应有尽有。还有一些半成品的唢呐摆放在工作台上。

“制作唢呐,最重要的就是音色,不同材质的唢呐,其音色也各不相同。” 何开居老人手里拿着一支刚刚制作好的唢呐正在试音。他说,一般情况下,制作一支唢呐需要校对几十次音色。

据了解,何开居家有制作唢呐的传统。在耳濡目染下,他从小就喜欢唢呐,空闲时便缠着父亲学习吹奏和制作唢呐。

1987年,当兵13年的何开居退伍回家。当时,他的父亲因身体原因,不能再制作唢呐。因为本身喜欢,也为了将祖祖辈辈的手艺传承下去,他从父亲手里接过工具,利用工作之余,正式学习制作唢呐的技艺。

“我会木工,也会吹奏唢呐,学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何开居老人说,制作唢呐不仅需要有一定的木工基础,还要自己会吹奏,而更重要的是要能耐得住寂寞,因为每天对着一堆木头和铜皮,除了锤就是磨,非常枯燥。

精益求精

何开居告诉记者,唢呐由哨子、气盘、芯子、木杆、铜碗五个部分组成,从开始制作到成品唢呐,要经过画图纸、量尺寸、安箍、打通眼、打指孔眼、调音等十几道工序。其中,难度最大的是制作唢呐杆和铜碗。

每对唢呐杆的内孔径要一样大,每支唢呐上的孔距要均等,除了需要把尺寸量准确外,下刀需要极丰富的经验。而铜碗,则是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固定成型。

“选材要求更是苛刻,哨子要用刚抽穗的麦秆,唢呐杆要用银杏木,铜碗用的是优质纯铜皮。”何开居老人说,为了保证材料的质量,他制作唢呐用的铜皮都是让儿子从深圳寄回来的,而木头则是自家种植的银杏树,用的生漆也是自己从山上收割的。

何开居老人每一次制作出新的唢呐,材料、大小、音色等,都要与之前制作的进行对比,再一次次地改进。而每改一次,他都会留下样品,方便下次再作对比。

经过不厌其烦地一次次调试、改进,何开居制作出来的唢呐,不仅外形美观大方、没有接痕,且经久耐用、不易变形,音质也更加清脆悠扬。

伺机传承

因为是纯手工制作,何开居老人每年只能做40多支唢呐。每支价格在350元至450元不等。

“每一支唢呐都要用心做,不满意就会销毁重做!”何开居说,如果出售残次品,就会砸自家的招牌。正因为他制作的唢呐质量好、价格公道,很多人都慕名前来订购。往往才刚开始制作,他的唢呐就已经被预订了。

天气好时,何开居也常常和几位唢呐爱好者相约在公园,一起吹奏几首,《桃花源》《木叶情歌》《土家摆手舞》……一曲曲嘹亮、动人的乐曲声便悠悠传出。

“不仅会做唢呐的人寥寥无几,会吹唢呐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都是几个‘老家伙’了。”何开居感叹道,无论是唢呐的吹奏还是制作,从学习到熟练,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体力,现在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那份耐心了。

“我的年纪大了,制作越来越费力,不过我会一直坚持,直到自己做不动为止。”何开居老人说,他准备今年开始教授侄子制作唢呐,让这门“家传艺”继续传承下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