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像萤火虫,亮一下就飞走了

核心提示: “萤火虫,挂灯笼,飞到西来飞到东,一闪一亮,一亮一闪,好像星星落花中。”

□黄 硕

2017年9月6日,我休年假回乡,去看望年逾花甲的母亲,陪她度过65岁生日。

晚上,一桌近邻,围炉而坐,吃一餐再简单不过的生日饭,拉一席再平凡不过的家常话。亲人们高兴地谈起小村的变化:汽车开进院坝,水电牵到各家,温泉正在开发,后山的草原旅游开始规划……

突然,一个电话打来。妈妈从我接电话的表情明白,回家不到十小时的我又要回去了。

妈妈一边洗碗一边说:“像萤火虫,亮一下就飞走了。”

这句话直戳我的泪点,鼻子一酸,两行咸咸的液体像滚豆一样夺眶而出。

“萤火虫,挂灯笼,飞到西来飞到东,一闪一亮,一亮一闪,好像星星落花中。”

我坐在老家窗前的长椅上,望着夜空中的点点荧光,仿佛又回到了儿时故乡的夏秋之夜,不禁哼出了这首儿歌,忆起了如群星一般流动的萤火。那些童年的快乐像萤火虫,在我脑海一闪一闪,有节奏地发着黄绿色的光亮……

我的童年是在细沙河度过的。每每念及,内心深处就油然而生一种感激。那段夏日闪亮的时光,让我学会欣赏“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那种清幽美妙的意境。

捉萤火虫是孩子们夏夜的乐事。晚饭时分,小伙伴们在窗外学狗叫、吹口哨,做各种暗号,呼朋唤友去捉萤火虫。那时的我,只要听到暗语,手还端着饭碗,心却早飞到了门外,胡乱地扒完碗中的饭,急急往外冲,身后总是回响起母亲声声叮咛。

夏夜的天空辽远而诱人,初秋的山村凉爽而神秘。置身山村,听蝉唱虫鸣,仿佛是美妙的田园交响曲。清风徐来,夜色渐深。草丛里,萤火虫的光由弱到强;稻田间,萤火虫的亮由少到多,十几只,几十只,数百只,以至于到后来数也数不过来。那些落入凡间的小精灵,宛若一个个轻盈的仙女,在夜色中飞舞,交织成变幻莫测的图案,无声地闪动着迷人的光点,划出一道道神奇的光轨,引领我和小伙伴们在田埂上、瓜地里、小溪边,奔跑追逐。

萤火虫的微光点亮了我青春的梦想。看到萤火虫停落在花叶上,我们生怕惊扰那些可爱的精灵,蹑手蹑脚,屏住呼吸,轻柔而又迅速地用手扑到掌心里,舍不得握得太紧,生怕用力过大不小心将他们捏死,然后轻轻地放进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或者空心的南瓜叶梗里。因为有了明明灭灭的光亮,所以玻璃瓶和空心南瓜叶梗就变成了童话中的水晶瓶和荧光棒,闪动着神奇美妙的彩色光,牵引着天真无邪的少年心,萌动着拥抱世界的夏日梦。

成年以后,我远离了乡村,住进钢筋水泥建造的城市。那些落入凡间的精灵,只存在前人的诗篇中,只留于我儿时的记忆里。一年四季,回家看望父母,真如妈妈所言,像萤火虫,亮一下就飞走了。

妈妈的这句话,说出了当下农村两代人之间的现实。无数的家庭,就像这流萤在时空中描绘的画面。

我家兄妹五人,少时在妈妈的故事里,学车胤借萤火刻苦学习,先后走出山村,分居在酉阳、长寿、重庆和昆明,只剩下父母留守老家。我们都希望父母融入城市,或聚于一家,或四处游居。可是,年迈的双亲总是舍不得乡村的山水,舍不得乡村的亲人。

为人子女孝当先,育己子女教当严。真是作了游子,才有了故乡;养了孩子,才更懂爹娘。父亲当了一辈子农村基层干部,总是以对党的无限忠诚,相信农村未来比城市更美好。母亲守望了一辈子的田园庄稼,看着一季季景天亮光,数着一个个子女离开身旁。总祝愿子女四海为家,不要只顾想念爸爸妈妈。

像萤火虫,亮一下就飞走了。

妈妈的这句话,让我这个既为人子又为人父的流浪儿对人生有了更新的理解:

身为子女,我们应该明白,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拘泥于一家团圆在身旁。教育子女,我们应该明白,好地方不分城乡,不要在乎一己的清闲与繁忙。

在二元经济结构之下,人的发展需要打破认识城乡界限,需要冲破传统禁锢的思想。

谨以战国黄歇的楚歌《送子行》与亲友诸君共勉:

骏马同堂兮赴异邦,任从胜地兮立纲常。

身居外境兮犹吾境,家住他乡兮即故乡。

朝夕莫忘兮亲命语,晨昏须荐兮祖宗香。

根深叶茂兮同庥庆,有志儿女兮当自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