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人文地理

酉山酉水有来历⑧| 钟灵山还是中岭山?酉阳有史以来第一所学校、酉阳最早的书院和县实验小学什么关系?

如同龙潭河的名字一样(是叫梅树河正确,还是叫湄书河才正确,均有史可据),现城北车站后面那座山的确切名字,一直是一个长期以来的困惑,其实也是一个优雅的误会(笔者以为,梅树是就实而言,无可置疑;而湄书是文人的附会,也能理解。但诸如‘湄苏’‘眉舒’等,则有敷衍过当之嫌)。

有人叫这座山为“钟灵山”,也有叫“中岭山”的。这简单的山名差异,中间却藏着太多的酉阳故事,影响深远。且随同名堂君登上酉阳高处,俯察追溯其中渊源——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01

钟灵山风光

钟灵山下的文脉流转

——酉阳文庙、州学与钟灵书院的历史流变之一

站在五柳广场,蓝天白云,青山绿树,俯瞰酉阳县城,风光尽收眼底:

人面北向南而望,酉阳城南以南远山层叠,山的曲线勾勒,如同云中天马行空,万马奔腾。右侧是二酉山连接金银山,将酉阳城紧紧护住。左侧是翠屏山逶迤向南,连同右出的金银山,如同双臂前伸。顺着两山谷底流淌的酉阳河,将两边沿河而建的酉阳城串联成一条珍珠链,这条珍珠链一样的酉阳城,就被两山紧紧地搂在怀里。山势尽归于此间,溪流也尽汇于此间,风水汇集,人文萃聚,堪舆师称此风水格局为“万马归朝”。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10

文人善意附会

从“中岭”山到“钟灵”山

《四川通志》记载:

(山)东自湖北来凤县,(向西)绵亘三百余里,累青叠翠,峙于(酉阳)州北两溪之上,苍翠欲滴。

这座从来凤而来走了三百多里的特立独行的山,在翠屏山与二酉山(金银山)之间,向南前突,稍走几步就戛然而止,横亘在两山的北段之间,将翠屏山与二酉山之间的谷地中分为二。老百姓称其为“中岭山”。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13

从中岭山看右侧金银山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16

翠屏山与金银山两侧相对出

《酉阳直隶州总志》载:

俗名中岭山,在州北三里,上有明宣慰、宣抚各墓,石坊、石马岿然尚存。

从现在城北车站而上,穿过靠山脚的一排排居民楼和改建的宾馆,是一台台石阶梯,拾级而上,道旁树木,郁郁葱葱。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19

从此进入中岭山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21

拾级而上

登山二十分钟回望山脚,酉阳县城尽收眼底,是市民踏青出游的上上去处。可惜山顶是历史上风水师眼中的阴宅好地,长期以来被墓葬占据,因而游踪不到,几近荒芜。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24

钟灵山风景

原来的中岭山山脚不是这样陡峭,是一直平缓地延伸到现在车站附近,临近白鹿河、酉阳河。上个世纪中叶,为扩地新建城北车站等山脚建筑,再加上后来百姓靠着山根拓展屋基,才劈山开路,也直接导致了登中岭山的爬坡处为什么如此陡峭。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27

逼仄的入口

先有“中岭山”,才有“钟灵山”。从“中岭山”到“钟灵山”,是酉阳文人的一个善意附会,也是酉阳文明进程的一个缩影,更是酉阳文化教育事业兴起的一个重要标志。

钟灵毓秀之地

诞生酉阳最早的文庙

刨开一切后起的建筑,中岭山与县实验小学所在地近在咫尺。在传统风水理论中,(中岭)山龙与(白鹿河)水龙的聚汇之所,是上好的风水选址,关乎小到一家一族、大到一县一国事业兴衰的百年大计。山环水绕,钟灵毓秀,于是,县实验小学附近地理的运用,成了时任酉阳官宰的首选。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30

从钟灵山上看县实验小学校

文昌宫,古称孔庙,是封建王朝一个地方文明开化的重要标志,供奉万世师表孔子以及儒家各个朝代的圣贤,清朝咸丰年间改升文庙。冉土司治理酉阳期间,在现在县实验小学校附近建了文昌宫。

《四川通志》载:(文昌宫)初建于州北钟灵山之麓。

雍正十三年,酉阳改土归流,这座文昌宫被原地改造成几间教室,办起了州学。这位于中岭山麓、白鹿河畔的酉阳州学,成了酉阳历史以来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官办学校(此前的学校,多为冉土司的私学),是县实验小学校的前身,也是酉阳教育事业的发源地。

《酉阳直隶州总志》载:雍正十三年改土,川督黄廷桂疏称:“酉阳旧有文庙三间,照例改造,州学是也”。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34

县实验小学校门

在这期间,修建已久的文昌宫由于已被改为学校,酉阳文昌宫名存实亡,改土归流后第三年(乾隆二年),酉阳首任知州耿寿平就在现酉州中学附近改建文昌宫。在随后历史中,酉阳文昌宫(文庙)随着酉阳文教事业的不断发展,又迁往原酉师校,最后再度回迁到城北原址(后文将逐一提及)。

两届州牧萧规曹随

钟灵书院开启酉阳文教新局面

在中岭山麓、白鹿河畔,文昌宫迁建后,除了州学,四周冷冷清清的。上好的地方闲置,牵动着后来酉阳流官的心。

在清朝主政酉阳的流官中,作为州牧,李光塽(shuǎng)无疑是最值得百姓感念的人。他是协助平定“三藩之乱”、“统一台湾”的康熙大臣李光地的从弟。李光塽任酉阳知州6年,教导百姓开荒种地修水渠,亲力亲为教书办教育,却在卸任后,因为回家(家在福建)的路费不够,而在酉阳不得不继续“酉漂”了8年(县实验小学载为27年有误,在酉27年,是包括李光塽任彭水知县,到擢升酉阳知州,到卸任后继续居酉的总年限。当时彭水隶属酉阳直隶州,所以统称在酉27年)。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36

李光塽

乾隆二十二年(1757),李光塽卸任知州已有一年,已经64岁的他在这一年格外高兴。不是因为回家车旅费够了,而是自己在任时筹谋已久却没完成的愿望,终于在继任知州张兑和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实现。这一年,酉阳有史以来第一个书院——钟灵书院也在中岭山麓、白鹿河畔落成投用了。

《钟灵书院碑记》云:

钟灵书院者,以州治之(北),有山曰钟灵,故得名焉。肇始于前刺史少溪李公(李光塽),(落)成于绣园先生(张兑和)……酉阳得少溪、绣园二公,后先相继,以振兴文教为己任……以其所学,垂为风俗,其有功于后来者不浅……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39

钟灵书院碑记

在钟灵书院建成投用后,李光塽、张兑和等后来知州每年都捐俸禄,聘请老师在书院上课,选择州学和其他优秀子弟进行传道授业。在前几年,逗留酉阳的李光塽甚至亲自来书院上课,“暇则与诸生讲论经史,(酉阳)文风为之一变”。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43

钟灵山上的石香炉

乾隆五十一年(1786),州学搬去了原酉师校,中岭山麓、白鹿河畔就只剩下钟灵书院师生和依旧在此的学署(州学办公室)。嘉庆年间,学署倾塌了,州学学官们(学正,相当于老师或行政人员)不得不借老邻居钟灵书院的光,在书院里借住。由于空间有限,这样一来,原本在书院学习居住的学生,就只有一半能完完整整顺顺利利地完成学业,另一半则因为住宿和路程原因,无法顺利完成学业。

有鉴于此,嘉庆十四年(1809),酉阳时任知州姚钟英带头捐出工资,对书院进行修理扩建,“重修门墙,堂庑于是毕备”。钟灵书院重新焕发生机,继续她在酉阳城北最后十年的教书育人使命。

微信图片_20171211144945

新制作的钟灵书院牌匾

(未完待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