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旅游动态

匠人部落:我把龚滩当故乡

核心提示: “醉里不知身是客,直把他乡作故乡。”近日,在龚滩古镇采访,居民田敬宏家吊家楼上围坐着的几名外地到龚滩创业的青年引起了记者的兴趣。

匠人部落如是说——我把龚滩当故乡

□本报记者汪登平 冉茂学文/图

10313a2

匠人部落成员在交流

10313a1

烟雨龚滩古镇

“醉里不知身是客,直把他乡作故乡。”近日,在龚滩古镇采访,居民田敬宏家吊家楼上围坐着的几名外地到龚滩创业的青年引起了记者的兴趣。

他们男男女女会聚在一起,南腔北调,口音各异;有的斯文稳重,有的分外洒脱。面对记者,几名年轻人侃侃而谈,都醉心于这里的古镇情结。

文雨是一名不修边幅的男青年,从他扎的小辫,可以看出他是新潮的文艺范。在江北从事文化产业和装修业务的他,初到龚滩,就被龚滩的秀美、宁静所吸引。他决定,公司由他人打理,自己后半辈子就在龚滩扎根。

文雨说,他曾在丽江待过,十多年前的丽江游人非常稀少,通过媒体及影视作品、文学作品的宣传,那里聚集了国内外大量知名人士和创业精英,古老与现代、本土和外来多元文化交织碰撞,丽江旅游由此红火起来。

他看中深藏在大山深处,拥有重庆市第一历史文化名镇、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最美山水小镇等享誉全国旅游品牌的龚滩古镇。他说,乌江水碧如玉、峭壁千仞,龚滩石板老街油光可鉴,被誉为“绝壁上的音符”的吊脚楼构思巧妙、气势恢弘,穿行于市井小巷,古朴优雅,情韵悠然,在1800多年的岁月长河里,这里留下了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为人们展示出一幅璀璨夺目的山水人文画卷。

他认为,把当地创业者和外来创业者整合在一起,大家一起“玩”,形成一个创业部落联盟尤为必要,可以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共享美好时光和发展机遇。

在文雨的倡议下,以他为首的龚滩古镇匠人部落应运而生。

在匠人部落里,来自彭水的王紫兰开过宾馆、酒店,做过小吃,卖过杂货,对龚滩十分钟情的她,两年前租下了一栋江景房,开起了名为“馥刻时光”的小店,生意一直非常火爆。

来自云南大理的张志鹏一直从事银饰客创和销售,从大理到广西,又于今年10月1日到龚滩旅游,在广西经营10年银器的他一下子被龚滩的美景所吸引,小住几天后,他决定在此住下来。

张志鹏说,机会永远垂青于先行者,钟情龚滩不需理由,因为这里充满活力,让人永不疲倦。

“看了景区发展规划,这里3年内必火。”张志鹏对龚滩发展很有信心。他说,如果酉(阳)彭(水)高速、酉阳高铁贯通,交通便捷的龚滩定然人流如织。如果把当地独特的风景和土家族、苗族人文景观定格于银器世界,自己的生意会越来越好。

湖南怀化的蒯继跃是第一次到龚滩来。他说,他到重庆出差,几年前在龚滩开办“归来·江居”酒吧的发小陈森非要他来此“刹一脚”,一是叙叙旧,二是赏赏景。来此后,他便像陈森一样“无可救药地爱上龚滩了”。

蒯继跃认为,龚滩是乌江明珠,吊脚楼是绝壁上的音符,小巷是成都的宽窄巷子,远观是一幅宏大秀美的艺术长卷,近看是一幅繁华热闹的《清明上河图》。这里闹中有静,意境悠远,能养心静气,给人雅兴和灵感,让人悟出生存的哲理,在这静穆的地方沉淀下来,慢下来无拘无束地生活,寻找生活的痛点和兴奋点,追求艺术的最高点,是极为惬意的事。

甘肃小伙子戚玉龙到龚滩后,对这里更是眷念不已,曾在重庆主城巴南图书馆工作过的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辞去工作,在此购下了两楼一底的木房并命名为“先生书屋”,偕同妻子在此潜心绘画、读书、写作、摄影、刺绣,并把他乡作为自己的故乡,广泛结交四方朋友,聚集了大量文人墨客,书写龚滩传奇,功不可没。

龚滩匠人部落的组建,得到了田敬宏等当地居民的欢迎,也得到了龚滩镇党委、政府及龚滩景区重庆山水画廊旅游发展公司的大力支持。

在县职教中心从事美术教学且爱好摄影的田敬宏,一直充当龚滩文化守候者的角色。他说,龚滩作为1800年历史的水码头,是大量吸纳外来文化的“混血儿”,在坚守和展示本土文化的同时,对外来文化必须理解包容吸纳、兼收并蓄,这样可以增加龚滩文化的厚实度,从而满足游客对不同文化的需求。

他认为,将来国家富强了,人民富裕了,旅游的人会越来越多,旅游产业能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他相信,未来的龚滩,会吸引更多如匠人部落一样的外来创业群体,将为龚滩发展注入更多资金、带来更新的思想、带来多元文化,让“蜀中山水奇,应推此第一”诗画龚滩成为游客的梦幻行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