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人文地理

你知道酉师校的DNA吗?

核心提示: 本期将在上期关于“酉阳文化”的提出、阐述和铺垫上,继续酉阳文庙、州学和书院等酉阳文脉流转承续的话题。

酉山酉水有来历⑩丨

你知道酉师校的DNA吗?名堂君带你查验她的清朝血统


在上上期《钟灵山下的文脉流转》(点击查看详细内容)一文中,钟灵书院在1757年创建后,于嘉庆十四年(1809)重修,再度焕发生机,继续在酉阳城北(县实验小学附近)进行最后十年的教化使命。

为什么是最后十年呢?十年之后,钟灵书院去了哪里?本期将在上一期关于“酉阳文化”(点击查看详细内容)的提出、阐述和铺垫上,继续关于酉阳文庙、州学和书院等酉阳文脉流转承续的话题——

二酉洞与二酉书院

——钟灵山下的文脉(酉阳文庙、州学与书院)流变之三

如前文所述,酉阳最早的由明代冉土司修建在县实验小学附近的文庙(文昌宫),在改土归流后被改为州学。在乾隆二年(1737)被酉阳首任知州耿寿平迁往城南(州南二里,在现酉州中学附近)。40年后,乾隆四十二年(1777),酉阳知州亮揆将文庙(文昌宫)分为文庙与文昌宫两部分,将文庙迁到了原酉师校北侧(州治西),城南文庙遗址改作文昌宫。乾隆五十一年(1786),州学也搬到了酉师校,与文庙合二为一。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716

↑酉师校长廊↑

酉阳知州吴大勋与酉阳文庙重修

嘉庆二年(1797)冬天,酉阳州迎来了一位特别爱才、惜才和重视文化教育、注重培养人才的老年父母官吴大勋。刚刚到任,就来到酉师校进文庙行礼,视察州学。“见学宫之位置本属荒芜僻陋,而(文庙)规制缺略,房屋渗漏”,“历年未久,且殿庑、明伦堂已剥蚀渗漏,就起了重修学宫(文庙)的念头。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747

↑酉师校篮球场(文庙所在地)↑

然而当年,酉阳州刚好欠收,是饥荒之年。近70岁的吴大勋忙着四处安抚酉阳饥民,从秀山协调军粮来酉赈济灾民。直到第二年秋收实现丰收,重修学宫才正式提上议程。吴大勋带头捐资,共筹集1400多两银子,开始了重修工程。嘉庆四年(1799)八月,学宫(含文庙)修葺一新。

吴大勋在酉阳州任上不到三年时间,然而重视教育、人才的程度,前所未有。修文庙,修学宫,在川主宫(城南酉州中学附近)、二酉洞里的石鼓纷纷作文章刻碑晓谕劝化酉阳士民。冉瑞岱云:亦以见吴公之无事不为民如此也。《酉阳直隶州总志》的政绩志介绍;“(吴)公洁己爱民,尤以培养人才为先务。凡士子涉讼,必诘其所学,试以诗文,文理清通,辄蒙宽贷……吴于茂才(秀才)中赏识,皆州中名士。时冉正维、冉瑞岐、陈序乐尤所属意者(这三人后来考中两个举人、一个拔贡)。”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751

↑依稀可辨的二酉洞石刻↑

二酉洞与钟灵书院南迁易名

在城南现阳光嘉园后面有一个洞,名叫二酉洞。名字来历可参见上期“酉阳文化”篇。《四川通志》载:洞高广各七八尺,宽敞圆明,其深莫测,两崖石壁,天然层叠,状若图书。旁有石窍,别为一洞,乾隆五十七年,权州事丁映奎建亭其上,颜曰二酉亭。与僚友唱和,有石刻,又手书“二酉藏书”四字勒石中。有石鼓,以石击之,声彻内外。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754

↑二酉洞内的藏书洞↑

乾隆晚期,喜欢吟诗的时任酉阳州官丁映奎,与来酉任职的历代官员,和酉阳本土的知名文人,几乎都吟诗作赋对二酉洞进行赞叹称颂,留下来的诗作文章和题刻,较大酉洞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这个在历代酉阳文人争相朝圣拜谒的地方,如今却是一个被用来封藏放酒的洞子。洞内石壁历代题刻几乎全部损毁、剥落,岁月的剥蚀和人为的糟蹋,几乎让后人想象不出,堂堂的酉阳钟灵书院,曾虔诚郑重地重新以她的名义和荣耀冠名近100年。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758

↑剥蚀殆尽还依稀可辨的“书藏二酉石刻↑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01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二酉洞内建的冻库↑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04

↑二酉洞内藏酒↑

钟灵书院1757年创建后,于嘉庆十四年(1809)重修,到嘉庆二十四年(1819),一共62年。在这62年间,随着书院的持续发展,百姓和商贩也往书院周围集聚,书院周围也由荒芜偏僻之地发展到繁荣热闹的市镇场所。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07

↑二酉洞外景↑

嘉庆二十四年,新上任酉阳的知州段逢藻认为,钟灵书院居于闹市中,不是安心读书的场所(以书院杂于营中,非肄业所),于是决定将书院南迁。在寻找迁建地址时,相中了城南酉州中学附近(州南二里文昌宫、川主宫前),花251两银子买下了陈家“基园一幅,并正房四间、耳房五间改为书院”,加上添置木料砖瓦,共用890余两银子。

书院建成后,段逢藻以书院临近酉城河东的二酉洞,于是取二酉洞书通二酉之义,易名二酉书院,寄予了对学子博览群书的美好愿望。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10

↑在酉州中学挂牌的“二酉书院”↑

酉阳文庙、州学、书院再聚首

在酉阳的文化教育历史初期,呈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路线图,是一个学校追着书院跑,书院追着文庙(文昌宫)跑的历史迁徙格局。

在酉阳改土归流初期,文庙、州学、学院相继从城北现县实验小学附近建成、同处、分离、迁建。在80余年后,文庙、州学、学院又再一次相聚了。不过这一次聚首的地址,变成了原酉师校内(州西)。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12

↑原酉师校一角↑

嘉庆二十五年(1820),二酉书院在建成一年后,因为所在地被议定建设试院用,马上又面临新的迁建。这一年,文庙迁建后留下的文昌宫,被迁回原籍——钟灵书院所在地。二酉书院则被知州段逢藻迁往了酉师校内,与先迁建进去的州学、文庙比邻而居。

从此之后,三者合为一体,先后翻修,在这块地方休戚与共,繁衍更替,直到2010年前后废止的酉师校,以及如今在其中上课的县实验小学分校,共同哺育教化酉阳学子,哺育英才。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15

↑尚在的酉师校校训↑

《重修学宫碑记》与泮池、月宫桥

二酉书院迁建在酉师校的同年,州学训导谢淮在州学学署(名叫明伦堂)的两旁补修廊舍,左三间,右二间,从此给学校的老师们增加了休息的地方。

道光十八年(1838),时任知州李徽典花价值近2000两银子对文庙进行改扩建,增高基础、增高宫墙、增宽面积、增加房间。酉阳举人陈序乐所作的《重修学宫记》记载:“气宇之轩昂,规模之宏整,视从前加数倍也。”

道光二十年(1840),时任知州史悠辰“复展拓而鼎新之”,在文庙里新增修泮池和月宫桥,就是目前酉师校内那个满潭绿苔的池子,以及池子上如一张弯弓的小石拱桥,成了现今能亲眼考证文庙曾经存在的仅存少数古迹之一。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18

↑泮池和月宫桥↑

咸丰五年,时任知州凌树棠对二酉书院进行了重修。

同治元年(1862)夏,州学训导杨青云将文庙大殿的楹联进行了更新,秋季,时任知州王麟飞捐俸募资,将文庙殿门、戏台和二门外东西八间厢房进行改修。

除去尚保存在原酉师校内的泮池和月宫桥外,还能见证追溯学宫历史的,就只有泮池和月宫桥前的几块碑刻。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20

↑泮池和月宫桥前的碑刻↑

嘉庆四年(1799)八月,学宫在原酉师校首次重修完毕后,吴大勋题写了《重修学宫碑记》,酉阳进士冉广燏(yù )同时撰写了《重修圣庙序》。道光十九年(1838)秋,李徽典主持的学宫原酉师校二次重修告竣后,也题写了《重修学宫碑记》,酉阳举人陈序乐按例也撰写了《重修学宫碑记序》。

泮池和月宫桥前的几块碑刻,其中两块是以道光十九年主持二次重修学宫的李徽典碑记为首的历史文物,另一块是嘉庆四年酉阳进士冉广燏撰写的圣庙碑序。而吴大勋首次主持重修学宫所题刻碑记已无存,还好碑文被录入《酉阳直隶州总志》,尚能从中管窥当初情景。

微信图片_20171226163823

↑李徽典重修学宫碑记拓本↑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