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数字报 > 微信

酉山酉水有来历⑪| 你知道清朝酉阳读书人的尴尬吗?千里赶考,赶到的时候考试结束了!!!

核心提示: 你知道清朝酉阳读书人的尴尬吗?千里赶考,赶到的时候考试结束了!!!

你知道清朝酉阳读书人的尴尬吗?千里赶考,赶到的时候考试结束了!!!

酉州中学的大门上,“酉州考棚”牌匾上四个大字雕红描绿,画梁雕栋,她究竟有什么样的来历?是什么样的原因才成就这样一段辉煌历史?她跟现在的酉州中学是什么关系?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17

在前期系列文章完成清代酉阳钟灵书院、二酉书院、文庙、州学等关系酉阳文脉重要史实的脉络梳理后,本期,名堂君跟大家分享酉阳文教史上之集大成者——“酉州考棚”的故事——

酉州考棚的前世今生(上)

——钟灵山下的文脉流变之四

酉阳直隶州从雍正十三年议定,到乾隆元年正式成立,直到清朝终结统治,一共存续了176年。酉阳州作为直隶州知州署地,名义上是酉阳直隶州(酉阳州、秀山县、黔江县、彭水县)的行政、文化、经济中心。然而176年里,除了平乱剿匪,赈灾救荒是由知州统一调处外,平时都是县令各领政务,相安无事。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23

↑酉阳州在四川的位置↑

在酉阳州这近两百年的时间里,酉阳的文化教育正式从个别走向大众,从家庭走向社会,从小范围走向全酉阳,从以前非官即富的垄断特权式教育,逐步走向了寒门学子也能共享的开放型教育。

但事实上,单就文教而言,在州治之前,彭水文化教育由来已久,远胜于酉阳等地。直到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酉州考棚”的建立,才从实际意义上奠定了酉阳州在酉阳直隶州(酉秀黔彭)中心的位置。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26

↑巡考的官员们↑

开始之前,得先了解一下清代读书人的考试制度。特别是前三次县试、府试、院试,与酉州考棚息息相关。

旧例:千里之外的院试

按照清代科举考试选拔制度,一个酉阳儒生的完整读书经历要经过县试、府试、院试(合称小三元)、乡试、会试、殿试(合称大三元)。直隶州期间,完整幸运地通过这六项考试的,除秀山、黔江、彭水外,《酉阳直隶州总志》载(下同)的酉阳本地人,仅有前面文章所提到的冉广燏、蔡世佑以及陈继熏3人。止步于秀才的,才是最为普遍的大多数酉阳读书人。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29

↑科举制读书人进阶图示↑

这些大多数在参加考试之前,无论年龄大小,从事举子业的读书人都叫童生。童生需要通过县试、府试、院试才能考取“秀才”的功名,变成生员。在成为秀才之后,还要反复接受院试的例考。

院试每一年有岁考,用来检查学业,分别优劣,酌定赏罚。《明史·选举志一》:“先以六等试诸生优劣,谓之岁考。一等前列者,视廪膳生有缺,依次充补,其次补增广生。一二等皆给赏,三等如常,四等挞责,五等则廪、增递降一等,附生降为青衣,六等黜革。”考好了有奖赏,官府还发粮饷,考不好减等级,甚至鞭挞,最不合格者还要被取消秀才资格,退回童生。

院试每两年还有一次科考,由学官举行的甄别性考试。“取一二等为科举生员,俾应乡试,谓之科考……其等第仍分为六,而大抵多置三等。三等不得应乡试。”以此筛选确定生员参加在省城举办的乡试资格。酉阳本地冉瑞岐、陈序乐、冯壶川等10余人有幸通过乡试获得举人的功名。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33

↑考场↑

院试由本省学政巡回主持,在岁考、科考期间,对于特别优秀的生员,除了可以待考“乡试”外,学政还可以推荐到太学(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诸如主讲二酉书院多年的陈盛佩,主讲于龙池书院,槐荫书塾的冉正维、冉瑞岱父子,主讲于清溪精舍的冉正岳等,酉阳这样的贡生多近百人。

这么多学业优异的贡生为何懒于进行乡试,被迫或主动放弃进取更大的功名,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需要克服好多次千里赴考的囧途,到达重庆府考棚才能参加院试、乡试。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36

↑人在囧途↑

现状:千里赶考的囧途

在历任知州的前赴后继下,酉阳崇文教,设州学,开书院,办义学,文风渐起。读书人增多,但要获得秀才的功名需要通过院试。而院试的地点,却在山水迢迢、千里之遥的重庆府考棚。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40

↑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在后来酉阳官绅关于建立考棚的请示中,记载:“酉阳自乾隆元年改土归流,分隶秀、黔、彭三县,秀山生童归在州学,始初人文零落,是以附于重棚考试。”当时的酉阳,陆路距离重庆1200余里。今年千里迢迢参加了岁考,明年还得千里迢迢赶去参加科考,一来二去,抛去辛苦凶险不说,花费也是大多数贫寒学子家庭难以为继的。

当时从酉阳前往重庆,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走陆路,一是路远凶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少有客栈,而且花费巨大。“无力起旱,改就水道。”酉阳考生们不得不选择更便宜但更缓慢的出行方式,从龚滩坐船,沿乌江而下。但困难的是,每年的院试,都是在五六月间,“时值河水泛涨,滩凶峡险,尤属畏途。”“生童往返维艰”。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43

↑赶考↑

乾隆十年(1745),四川学政体谅酉阳生童考试不易,“题准岁科并考”,也就是酉阳生童以后不用每年都往重庆赶考,改为两年赶考一次,将检查学业与甄选乡试生员一次考试下来。

这样的利好政策一出,吸引了更多的读书人加入到科举中来。再加上后来秀山开设县学,读书人与日俱增。到嘉庆末期,酉阳州文风兴盛,直隶州一州三县习举业的童生多达3000人。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46

↑放榜↑

缘起:千里希望的落空

嘉庆二年(1797)六月,酉阳贡生陈盛佩在重庆府通过院试,感慨良多。作为亲身经历了千里赴考难处的过来人,与曾经从酉阳外出过的其他酉阳人想法一样,陈盛佩心中有一个很大的假设:假如把院试考棚设在酉阳州该多好啊,免去花销,免除一路凶险,这样一下可就方便了酉秀黔彭的所有读书人……

“酉阳试院附于渝棚,往返二千余里,资斧或不给,即不免望洋,贫士多苦之。”这想法就如同一颗种子,种进了陈盛佩以及酉阳直隶州所有读书人的心中,“久有设棚之议。”然而,酉阳现实中没有考棚,“以费巨未果也”,也没有充足的财力建设一个考棚,酉秀黔彭的学子们还得年复一年地奔波在前往重庆的水陆道中。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49

↑考棚考试↑

时间到了嘉庆十年(1805),这年农历五月底,远在重庆府考棚一场奇怪的考试掀开了锅。时任四川学政俞苕琴是一个性急的人,在各个州府对学子进行巡回院试时,把原本需要几天才考试完的日程,压缩到一天考完,没多久就按临重庆府,开始对酉阳学子的考试。

到考试那一天,学政俞苕琴来到考场,发现酉阳参加考试的生童没有一个在场。不仅生童没到考场,连带领学子参考的提调官也没到。性急的俞苕琴忍不住大怒,因为这样一误场,必然会影响他到其它地方进行考试的总体计划。后来在听到下属解释原因后,才同意延后几天定下日子等待酉阳学子进行考试。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53

考官等学生考试的消息一路传到了涪陵,参加此次考试的学子们也才赶到涪陵。听说消息后,酉阳学子全部舍弃便宜的水路上重庆计划,昼夜兼程往重庆考场赶路。一到重庆,匆忙抓点零食、饼干就去考场的学子就幸运地进了考场;其他讲究的读书人则洗洗汗脚,换换读书人该有的冠带服装,这些人赶往考场时大门已闭,考试已经开场,就只好遗憾地等待下一年了。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156

这令考生和陈盛佩等酉阳读书人“痛心疾首,分棚之议遂决。”千难万难,也要在酉阳建设一个考棚,从根本上结束酉阳学子的千里赴考的尴尬之旅,成了酉阳读书人的共识决心。

微信图片_20180102145654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