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缙云山行

冉国峰

早就在经过高速时看到缙云山的景区宣传广告,也在高速下道的途中瞥到一眼空中摇摇晃晃的缆车,近期去往北碚也甚为频繁,可仍对这里没有任何概念。我的确是个迟钝的人呀!开车坐车好几次了,却上道下道高速也错几次了。一个人错的时候,像我这种遇到火烧了眉毛、谁点了房子、秧子搭在田坎上、老婆躺在产床上等十万火急的事情时,还能兀自在心里自我圆场、自我娱乐、自行偷笑两声的小坏蛋来说,开车下错道我还觉得是一种令人小兴奋的由头;若三朋四友一车,我开错或指错路,我决不会内心歉疚,还暗自高兴又多看过一个地方了。是吧?世界那么大,总也看不完。有机会因错而得,错已不重要,思维“吱楞”一声转个弯,眼前就引人入胜了。所以我总是装着不懂他人心思一样轻松调侃,用言语帮大家脱尬。

我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已经了解一二了。所以,你若问我:北碚怎么样?我真张口无法答。我就像只虫子,在这爬过两回,方向都没摸清呢!

不甘心。于是我就出了轻轨站,逮个像当地人的大叔就问,嘿,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想到“有困难找警察”,又问警务室一帅哥,仍收效甚微。原来,是基础知识不对称,他们既有北碚全域大概念,又能细致入微把每山每岭每街每巷每房每地每流每池冠以名称有机推理分析,而我,问及“你知道ⅹⅹ”即茫然,实在难为了北碚热情的土著大神了。我终被指点为“去坐520,终点即缙云山景区大门”。我一路走一路问,凭着一不怕我丑,二不怕他们苦的信念问到了520公交上客点。

途经煤疗,我计划下次步行去溜一圈。中途有见北温泉牌子,我就身痒痒肉全盘动员了,欲下车,转念想:今日探路,先踩点踩线。再过仪表校,左转上山,一路农家乐、度假村、假日酒店、某庄某园的,心里瞬间又希望我是北碚人了。唉!我又是这样的一个人!走一地就希望我能生根于此。难不成我命中带“漂”?见好山,即想隐居于山,跟妻子去过峨眉万年寺,差点被度化;见好水,即想着临水而居,打渔晒网,北海银滩等几次去海边就不想回来,宁肯打工了;回老家,则想种尽天下树,植出万种花。

车行至终点。雾茫茫一片,细雨如麻,时值冬令,又全面寒潮,游人几无。偶有私车经过,皆绮罗之族,搭不上话。瞅了瞅景区示意图,寻得缆车处,决意贡献点旅游生产值,乃购下行票一片。

工作人员在缆车转至上客处时,迅疾开门塞人关门,无一句交待,缆车已颤巍巍逶迆而下。此时后悔已不及。一只小盒子装着我,从前我苗条,年轻,觉得灵活得胜过猴子,居高处低丝毫不闪!而今,年轻不在,贱躯已臃,居然脚杆打闪闪了!缆车透风,臀下铁板冰冷一块,仅十几秒的摧残,我就冻得牙齿打颤了!再定神一看,不得了了!在林中砍了一条通路,新苗已蹿到我的车底了。两旁的树,枝桠斜生好像要刷到我的脸!再看前后左右的车,居然全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啊。不过,这又有什么呢?好多时候,我们不是走的这样的路?凌于空,无依无傍,下冲之势,风欲摧之,晃荡不已,若意外于万一,则骨粉身碎亦不足奇。思及此也,忽觉此趟缆车意蕴无穷。

山终有根,陡穷则缓。脚下一片橘林,红黄之果,偶有满枝。这必是果主刻意留於枝头,自家消耗,定是环保之果吧?不觉口内生津,馋涎不止。这缆车还从一户农家正屋顶滑过,我经过时,一中年男子正在院沿坎上吃橘子,还在和他正舀猪食的老伴沟通什么。我朝他挥手,他也看见我了,也友善挥手,我们比了几个快乐的手势,他的那个正在喂猪的女人,肯定不知道,这一刻,她男人的世界,发生过什么。

这一刻,我和这个吃着橘子的男人,都笑了。笑得真实,笑得轻松,笑得自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山行 缙云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