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数字报 > 微信

酉山酉水有来历⑬| 出门考试,没钱咋办?众筹!清代酉阳也这样振兴教育

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这是新中国提出的振兴教育的方法。然而,在我们酉阳,早在汉文化引进后不久,就开始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一方法。

自酉阳改土归流,打破冉土司汉文化教育私有化制度后,酉阳的教育文化事业从此走出了一姓门户,向全酉阳无论官贵贫贱家世的学子敞开了大门。

宾兴会与群策群力的清代酉阳兴教史

——钟灵山下的文脉流变之六

根据前两文所述,随着酉州考棚的新建投用,酉阳学子从一个童生成长为一个生员,也就是酉阳读书人成为一个合格的秀才的外在环境已经成熟了。即酉阳读书人再不用跋涉千里,只要读书行,就在本地就能完成一个秀才的所有考试(小三元)。

A众筹助考宾兴会

然而,优秀的读书人仅仅考取秀才肯定不能施展抱负,还需要向上不断地考取举人、进士,才算是圆满。所以,对于那些优秀的读书人,依然面临着考试难的问题:考举人的考场(乡试)还是在重庆府考棚,往返两千多里的艰辛和费用依然是要面对的。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33

道光二十九年(1849),新任职酉阳直隶州的州官罗生棓在上任途中经过重庆府乡试考场时,“见本州来应省(乡)试者寥寥无几,心窃异之。盖酉阳……山号钟灵,洞名藏书,何有志观光者之少也。”怀揣满腹疑问的罗生棓到了酉阳后,才了解到酉阳学子的“观光”之难。

吴大勋的学生中,冉瑞岐、陈序乐不辞辛劳前往考试都中举了,冉正维却因为路程太远而放弃了乡试。陈序乐考取举人后,一去二十九年,在外多处任职。在酉阳新任知州罗生棓到任这一年,也回到酉阳,入主二酉书院讲习。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38

书院授课场景

是非经过不知难。同样经历过酉阳入渝的道路艰辛,在陈序乐的倡议之下,州官罗生棓慨然应允,决定在酉阳成立宾兴会,“为经久之计。”

宾兴会,就是通过众筹资金或田土,组建的一笔可以持续地向酉阳贫困士绅、学子提供车旅、考试费用的基金,专项解决“出门难、考试难”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42

行路难

清代地方政府是没多少闲钱用于宾兴会等类似公益事业的,这事还得捐赠。“集绅耆计议,以仓谷籴剩余资为宾兴根本,复募之七里富民。”一时间,酉阳士绅纷纷解囊,或捐现金,或捐田土。“合田土等捐项共钱六千串,发交绅首经理,收其租息以备乡试年取用之资”。

B筚路蓝缕创业艰

在改土归流后的近两百年清朝酉阳,像罗生棓这样的重视并倡导文化教育的知州层出不穷。

耿寿平,从酉阳改土归流第一人,酉阳州第一任州官。乾隆二年(1737),在忙完巨大、繁复、艰难的改土归流工作后,耿寿平开启了酉阳教育的第一步,将酉阳城北(县实验小学附近)的三间文庙改成了州学。

平时“教民辟荒壤,兴水利”的李光塽,得空的时候,“暇则与诸生讲论经史,(让酉阳)文风为之一变”。为更好更有效地拓宽教育覆盖面,提升酉阳教育知名度,李光塽一直筹谋着在酉阳建一个书院,并为之默默做了大量基础工作。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45

李光塽

继任的张兑和是一个不折腾的好州官,“州治向无义学,前牧李光塽创议未定,张力成之,捐俸延师,文风丕变。”在李光塽精心的规划上,乾隆二十二年(1757),他直接开始建设,在酉阳城北(县实验小学附近)建起了酉阳历史以来第一个书院——钟灵书院。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49

新制作的钟灵书院牌匾

吴大勋在酉阳教育上,除了在嘉庆四年(1799)大力重修酉阳学宫之外,还有“伯乐”之慧眼。“公洁己爱民,尤以培养人才为先务。”在他的遴选培养之下,一口气出了影响酉阳文化教育史的两个举人(冉瑞岐、陈序乐),一个拔贡(冉正维)。

奠定酉阳文化教育大格局的,当属嘉庆二十二年(1817)来酉的段逢藻。

一是将钟灵书院从城北闹市中迁建至城南(酉州中学附近),再迁至州西(酉师校);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52

二是感慨于酉阳学子千里赴考的艰难,力陈利弊,并“捐廉倡先”,花三年时间建成川东(渝东南乃至武陵山区)第一座院试考棚——酉州考棚,酉阳此后逐渐登上区域教育文化高地,实得益于此。

重视教育,并用实际行动为酉阳教育作出卓越贡献的清代酉阳父母官,并不止于上述几位,还有上至吴大勋,下到罗生棓、赵藩、杨兆龙等克服物资困难维修、兴建教育附属设施的历任州官,以及开创龙池书院的刘复仁等历任州同。

C上呼下应民情顺

官员倡导在先,士绅响应在后。改土归流后的酉阳,对于文化教育事业,如久旱逢甘露,官员登高一呼,民众必然应者云集。只要事关文化教育,无论是捐资捐物还是募集劳力,酉阳士绅百姓莫不倾其所有,尽其所能。从钟灵书院建设,到龙池书院创建、二酉书院迁建,到酉阳各个场镇义学的建立、宾兴会的成立,尤其是酉州考棚的自筹建设,中间到处都有酉阳士绅的身影。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56

王明典

龙潭耿家店人。“少读书,通大义,家计充裕。”乐于接济贫困,耿家店附近穷苦百姓遇见青黄不接的季节,依靠王明典接济才得以生火煮饭的有几百家。一辈子乐于公益事业,凡是龙潭修桥补路、开仓赈粮的事,王明典必然是占头一份。

龙潭新建龙池书院,王明典踊跃捐款捐物,大力促成。书院建成后,是没有现在上级政府直拨的教学管理费用的,维持书院长期运转的,是一份由士绅用田土、银钱众筹一项“基金”。龙池书院、钟灵书院及后来二酉书院的几项“基金”里,王明典都有捐钱捐田。特别是在酉阳兴建酉州考棚过程中,王明典两次捐款,金额6000多两。

过光华

前文已有提及。其父辈曾经在酉阳大荒之年,前往湖南买米,而在酉阳减价卖米,做“亏本生意”。过光华在兴建酉州考棚过程中,不仅捐钱捐物,还一力承担“项目总经理”重任,操劳三年,最后还因此惹上官司,落得破家败业的下场。

陈盛佩

贡生陈盛佩力请建设酉州考棚,并公推为二酉书院的山长(院长),兢兢业业主讲二酉书院二十余年,开启酉师校的先声。冉正维、冉瑞岱父子创建蒲海槐荫书塾,两代人在龙池书院教书育人,直接缔造了龙潭渤海小学和龙潭希望小学。冉正岳独力在麻旺开辟清溪精舍,门下诗僧将文化传播至酉阳僧俗两界。

无论是身体力行开酉阳教育先河的陈盛佩、冉氏父子、冉正岳,还是仅作为振兴酉阳文化教育中捐资出力不计得失典型的王明典、过光华,他们虽然都是历史的匆匆过客,却仍能时至今日有幸在本文出现,皆因其所作的不可估量的贡献。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059

公捐共建

事实上,在清代酉阳文化教育事业的各项实际投资中,捐款尽力者名单不胜枚举,“人民教育人民办”的这句现代语,在酉阳历史上是化为官民一心的普通的朴素的意愿:让酉阳教育基础设施好起来,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

D官民重教影响深

结合本系列前文所述,酉阳立足于冉土司辽阔疆域基础,各个朝代政府重视有加,酉阳人文虽发端较晚,但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一经濡染,便渐成恢弘气象。州学、书院、义学,考棚,宾兴,酉阳人文逐渐蔚为大观,影响深远。

酉阳直隶州从乾隆元年直隶州设立以来,乃至上世纪末,在这260余年的历史时期内,无论是作为直隶州一州三县的中心,还是酉阳第八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的中心,或者川东区酉阳行政公署的中心,除了政治作用日益突出外,更为重要的,归根结底的,就是以酉州考棚为发端,继之以酉阳中学堂、酉阳一中、酉阳二中、酉阳师范学校为典型代表的科举、教育、文化领域的独领风骚、源远流长。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102

酉阳州官的劝教倡导,代代相因,酉阳本土士绅百姓的踊跃参加,捐资助物,特别是代领风骚名儒才子身体力行,终其一生,酉阳的文化教育事业从无到有,蒸蒸日上。正是在这样的群策群力之下,酉阳尊师重教、崇文守礼的社会氛围日益浓厚,也才最终将酉阳文化教育推向了川东、渝东南乃至武陵山区高地的历史地位。

微信图片_20180116152104

尊师重教

也正是长期以来官民一心对文化教育的高度重视,才成就了酉阳在文教板块的独领风骚,也正是因此,才在川东、渝东南乃至武陵山区的社会民众基本意识里,尊崇酉阳,认同酉阳,追慕酉阳。

如今,随着周边区县教育的突飞猛进,随着酉阳文化教育的乏善可陈,曾经独领区域风骚的两百多年历史和辉煌,如果没有大刀阔斧的改革进取,历史势必止步于历史,辉煌也仅仅曾经辉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