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一段尘封的历史——明初冉土司与何土司酉阳争霸

核心提示: 在渝东南一带,一直流传着冉何两姓土司争夺江山殊死战斗的传说。

在酉阳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山歌:“唱歌师傅唉你莫骄哦,土司衙门有多高哦;几十几步上马蹬,几十几把杀人刀。”,“唱歌师傅唉我要骄哦,土司衙门丈二高,三十六步上马蹬,七十二把杀人刀。”,山歌形象地描绘了旧时土司衙门的建筑形态和与土司王权的威严。

在渝东南一带,一直流传着冉何两姓土司争夺江山殊死战斗的传说。传说的内容大致是,自南宋始,冉姓土司管辖酉南李溪一带(治所在原李溪蚂蝗官坝),酉阳大部分地域为何氏土酋占据。何氏土酋先后在现铜鼓乡衙院和今县城建立衙门,均被冉氏土酋不断通过战争蚕食。铜鼓潭一战,何氏被追赶至如今酉阳与黔江交界的金洞一带。细沙河一战,彻底瓦解了何氏土司政权。

为了探寻这段历史,去岁,笔者与冉玉光、曾常二群前往黔江区金洞乡探访,又驱车到我县车田土司城考察,广泛与当地老人座谈,仔细查看遗迹、族谱,得到一些极其珍贵的资料,提出浅言薄见,以抛砖引玉。

何氏族谱 见证土司辉煌历史

冒着酷暑烈日,我们三人清晨驾车从酉阳出发。在马喇镇政府一位朋友的帮助下,在杉树村何家,找到了一本(清)光绪年间何氏族谱。族谱上记载了何氏家族的发展历史、入川过程及在黔江建“京洞州”的史事。

据该族谱记载,何氏二十九世祖名叫何贞,公元1119年为宋朝将军,兵守西安府西宁衙。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武陵蛮金魁领导的苗民(武陵蛮)起义,作乱西南。为保江山,宋朝廷任命钦差少师田佑恭领何贞、何庆二将军携副将冉守忠从西安领兵入川平定武陵蛮(一同前往平蛮的还有张、杨、安、邵、李、谢、朱、覃等十余族大姓)。

因平定武陵蛮有功,朝廷分封各平蛮有功将领,采取羁縻土官制度,世袭统治。“田姓驻守贵州地区为田知州;杨姓驻守秀山宋农地区为杨知州;冉姓驻守酉阳李溪官坝孝感坪地区为冉家寨;何姓驻守酉阳铜鼓潭、忠孝坝(现酉阳县城)及酉北(黑水、金洞、马喇、两河、濯水、冯家坝)地区设‘京洞州’”。

商业繁荣 何氏土司重建“京洞州”

在黔江金洞乡采访,据何氏老人口述,何氏祖名何贞,自陕入川征剿金头和尚(金魁)有功,留守酉阳京洞州授州牧节制。公元1196年,冉氏土酋冉思通在酉阳铜鼓潭向何氏土酋发起战争,何氏土酋败,退守酉北地区。老人言,入川祖落业酉阳“恶狗潭”(即铜鼓潭),后移治所于今县城忠孝坝,两处先后被冉姓攻占后何氏退守酉阳西北黑水、金洞、细沙、马喇等地,设“金洞州”。何氏失去铜鼓潭及忠孝坝等大片土地后,卧薪尝胆,在辖区内悬崖峭壁人们出行必经之地修筑大量军事设施,知州府城南边建有城墙口、北边建有卡子门等防御工事以抵御冉姓土酋侵略。

实地探访发现,卡子门的防御工事保存较为完好,卡子门上刻有“龙海关”三字。“龙海关”距金洞乡政府直线距离为2.34公里,海拔686米,城门高约8米,门洞高4米,宽1.5米。左边城墙长约70米,上世纪70年代大集体改土被毁;右边城墙保存完整,长约130米,城墙高约2.5米,用以抵御外敌入侵。同时,何氏不忘酉阳铜鼓战败之史,将辖区多处与铜鼓潭地貌酷似的地方称为“铜鼓”,并在该地设立兵营或作为制造兵器的军机重地。

据传,金洞铜鼓坡常年驻扎土兵,不许外人进入防区。白天不见其有任何人员活动,每到晚上,铜鼓坡密林中总透出红红的火光,也能听见叮当的金属锤打声。这是何土酋在此屯兵秘密制造兵器的军机要地。

在距官庄铜鼓坡5公里的金洞乡小地名“鱼泉口”处,有一个小村寨。据当地人讲,此地原名叫“总管寨”,寨边小河旁原有7棵巨大的麻柳,现仅存1棵需5个成年人才可合抱。从这棵树见证了900年前发生的历史,也印证了当年何氏入川平蛮遍植麻柳确立边界的说法。

近年,当地人在寨子对面发现了几个大型的土窑。根据窑砖判定,年代极为久远。据当地老人猜测,总管寨也许是土司设的军事指挥机构,设有不少生活补给机构。他说,现黔江区马喇镇高炉村插旗坝旧时叫“龙潭府”,是一个十分繁华的集镇,集镇一面环水,三面是险峻的高山。集镇上有开商店的,有开染坊的,建有银矿厂、铜矿厂等。发展经济给何氏土司带来大量的财富,使何氏土司得以恢复元气,并为新建立的“京洞州”提供了经济保障,使其偏安政权得以延续。

土司之争 何土司魂断细沙河

据当地老人讲述,明永乐年间,何氏土司宣布在金洞建州的消息传出后,冉氏土司冉兴邦十分生气,认为何氏是冉氏手下败将,居然还敢建州与之抗争。于是,冉土司在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六月带着兵马从酉阳打了过来,经细沙河到城墙口就被堵了回去。因为城墙口左边是万丈悬岩,只有右边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每次冉土司率兵攻打,都被何土司用滚木擂石打下来。攻的次数多了,冉土司就在心里打起鬼主意:看来强攻不行,只能智取。冉土司从一大群羊正在吃草的羊身上想到了主意。

这天晚上,天漆黑一片。何土司发现山下成百上千只灯笼火把向城墙口攻来,喊杀声“哦嚯”连天。一时,何土司慌了,连忙命令兵士朝山下放滚木擂石。等到何土司把山下的灯笼火一个个打熄之后,滚木擂石已全部用尽。正当何土司洋洋得意大笑冉土司不会用兵之际,冉土司率已攻下城墙口,兵临城下。

最初攻城墙口的灯笼火把其实哪是什么兵?原来是冉土司赶的数百只羊!他在每只羊头上绑个火把或灯笼,叫士兵一边把羊往山上赶,一边呐喊冲杀佯攻。

如今城墙口石门被毁,仅存巨石修建的斑驳城墙。

冉土司攻下城墙口后直赴京洞州衙,何土司(何应乾)领兵经“旗号岭”,与冉土司对抗。最终,何土司兵败,往磨沟方向逃跑。何土司见追兵冲了过来,无力回天的他怀揣土司印信跳入细沙河黑洞潭。追兵看着深不见底的黑洞潭正无计可施时,只见一鸟站在阎王刺(一种带刺灌木)上哀鸣。追兵会意,砍来阎王刺伸入潭中,将何土司的尸体拖出,取出大印后把尸体丢在河边,并用阎王刺盖在尸体上。不想将何氏暂尽杀绝的冉土司面对何土司尸首说:“何家后人要想兴旺发达,除非盖在他(何应乾)身上的阎王刺能活。”

当夜,天降大雨,河水猛涨,冲来大量泥沙将何土司尸体掩埋,堆成沙丘;阎王刺也奇迹般地活了,并细沙河边长出了近1公里长的阎王刺堤;何家后人也繁衍很快,遍布各方。

据报载,1982年黔江县民族工作组曾深入该县金洞乡实地考察,发现“灭州夺印”史实在金洞一带广为流传,亦发现大量何、冉土司战争遗址。另据酉阳《冉氏家谱》记载:冉兴邦祖袭职后,以稳定政局,时在酉阳东后溪地彭氏土酋乱,公举兵平定,直抵八面山下,和湖广永顺彭土司划定疆域于今为界;向酉西北,在细沙河彻底击败何氏土酋,以稳定北疆。今黔江之马喇、两河、濯水、冯家坝等地为酉属地区,与何氏祖先族谱记载相吻合,说明历史上土司之争属实。

通过上述探究,基本可以确认何氏家族从酉阳铜鼓潭忠孝坝败退酉黔边境的历史事实。(杨再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