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春去杨家看樱花

核心提示: “我相信,相信这漫山遍野的樱花,一定会结出乡村振兴的硕果。”

□黄大荣

timg

文友周君来电,黄哥,听说你们老家酉阳樱花漫山遍野都是,请带我去看如何?我笑笑说我老家樱花确实很多,欢迎前来观赏。

第二天周君果然早早就来了,还带了几位慕名而来的朋友,我们一行十多人就出发了。

出了家门,穿过楠木桥就开始登山。周君说,黄哥你们这儿的溪水好清亮,像面镜子,里面鱼儿虾儿看得怪清楚的。我说别看这小溪,我们村子里人管它叫樱花溪。山民们将樱花叫成嫩桃花。年年岁岁,山里的嫩桃树越长越大,越发越多,嫩桃花飘落的时节,这水面上飘的全是花朵,这水就叫桃花溪或樱花溪了。

时值春分,天气不怎么好。虽没下雨,山上却是薄雾蒙蒙。上行几里地,路边樱桃陆陆续续立在雾霭中了。薄雾中的樱花娇艳欲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周君见此兴致勃勃,连忙爬上樱桃树大喊拍照,并不停地摇动树枝,说要拍一张樱花雨的照片,拿回去给夫人看。我笑他:“这才几棵樱桃树,你就激动成这样子,等会儿见到花山花海不知你高兴得怎样形容了。”

果不其然,沿着鲜草坪行至金鹅岭,转过几道山湾,满眼全是樱花的世界,樱花的海洋。红的像霞,白的像雪。红白相叠,别有一番景致。樱花是一年中开得最早的花,因此,人们也称它为“迎春花。”近代诗人苏曼殊就有“樱花烂漫几多时,柳绿桃红两未知”之句来形容樱花之早。

猛然看见这漫山的樱花,周君等人惊呆了。

置身于樱桃花海中,众人则有点目不暇接了。那粉红的桃花,却比樱花多了一分浮躁,少了一分静谧。“嫣然一笑迷东墙,绰约终疑胜海棠。颜色不辞污脂粉,风神偏带绮罗香。”“东邻有佳人,雅致异凡俗;层层围玑珠,团团锦绣簇。”众多描写樱花的诗中,我独爱清末况周颐的樱花诗:“谁吹兰气上高枝,缀绿凝脂斗艳姿。九十春光留不住,故栽风雨及芳时。”

不知何故,樱花总是伴着朦胧的薄雾或淅沥的小雨而来。现在雾岚已散尽,天空中却下起了蒙蒙细雨。我对随行的朋友说:“现在该拍樱花雨了吧!”刚才猴急猴急的周君凝视着我慢慢道:“这樱花实在太美了,我不忍心摇落,还是拍一张毛毛雨下的樱花吧!”

这遍野的樱花远离闹市,无声地开放在空濛而寂静的山谷,又有谁能欣赏她的芳容,又有谁能体会到她的韵味呢?

正在想着,山谷里传来歌声:“樱桃花开层叠层,去年想哥到如今。去年嫩桃花下见,今年想哥何处寻?”远远望去,对面的山道上来了一群人,或许是在村姑的陪同下看樱花的吧!那边歌声刚落,这边山上有一男声就对上了。歌声粗野狂放,似天外飘来。家乡的土家山民爱唱山歌,你唱我和,一问一答,男男女女,一进山就热闹非凡。

我对周君说,你对上一支如何?周君摇摇头说,唱山歌我不内行,倒是想起了吕贞柏写的“十里樱花十里尘”的诗句,在这里该改成“十里樱花十里歌”了。

我们沐浴着和煦的山风,顶着蒙蒙细雨在花海中尽情畅游了一天。下山时,周君对我说:“黄哥你是笔杆子,放着这几百亩的樱花资源不向外宣传,怎么就没想到去招商引资开发呢?如能修一条宽敞的水泥路那该多好呀!”

我于是向他们介绍起杨家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来:“这里风光旖旎,轿子顶、官家洞、金鹅岭,景景传神;这近500多人的小乡村还出过两名省部级领导、数十名大学生和几名清华、北大博士生。”

周君听后频频点头说:“我相信,相信这漫山遍野的樱花,一定会结出乡村振兴的硕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