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龚滩,你是我今生最后的温暖

核心提示: 237天,5688个小时,这竟然是我从酉阳桃花源来到千年古镇龚滩的时间。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26

237天,5688个小时,细细数起来,这竟然是我从酉阳桃花源来到千年古镇龚滩,在这个古韵醇香的地方,忙着工作、生活、学习的记录;竟是我心底最为温暖平静,充满浪漫情怀,滋生盎然古意的237天、度过的5688个小时,如此的刻骨铭心。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30

龚滩,爷爷奶奶的家。237天里,我就在爷爷奶奶的家,踏着祖辈们在石板街上留下的足印,一次次把思绪拉进龚滩岁月的长河,去抚摸、亲吻她的前世今生和凝固的时光。

一次次伴随黄昏的夕阳,看着那些悬挂在吊脚楼屋檐下渐次明灭的檐灯,把龚滩悱恻缠绵的夜晚,吟唱成深情久远的船歌,嘹亮地传唱在乌江的两岸和古巷的尽头。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33

龚滩,历史很长了,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记得2007年,在离龚滩30余公里的清泉乡邹家坝文化遗址和清溪遗存考古发掘中,专家们发现了全国最早的烧炭作坊、新石器遗址和陶器。清泉乡位于龚滩镇的上游,历史上多次是龚滩的辖地,遗址的考古发掘,为人们印证了龚滩辉煌的过往。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35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38

或许那时,土家先民就在这里过着围猎捕鱼的生活。他们在乌江流域的龚滩和清泉之间,或逆流而上,或顺江而下,一叶扁舟,纵情高歌。

也许,那时的龚滩也不叫龚滩,只是岁月的车轮和烽烟把她的历史变迁得太快,直至巴人的到来,龚滩才有了书写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41

龚滩的兴盛起始于蜀汉后主元年,在史书的记载中,作为川、黔、湘、鄂四省市武陵山区山货特产和川盐日货的集散地,龚滩生生不息,无尽的辉煌。

那临壁的栈道,造就了“钱龚滩”的神话,造就了延续古镇生命和历史的龚滩老街,造就了被誉为“绝壁音符”的土家吊脚楼群。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44

古巷、老街、吊脚楼,还依旧回荡着古镇商贾云集、店铺密布、人声鼎沸的景象。

家门前,静谧的乌江安睡在峡谷里,把祖辈们的家园滋润得愈发的古色古香。乌江在大山的峡谷里桀骜不驯,一泻千里。震天的涛声,成为龚滩雄浑的交响曲,响彻山谷。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46

石板街,在两公里长的古镇里蜿蜒盘旋,油光透亮。其实,这条石板街,记载着古老的故事,聆听过山水的诉说。清幽的路面,走过无数相爱的人儿,无数远道而来的盐商,无数艰辛奔忙的背夫力汉,无数南来北往的游人。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49

他们或手牵着手,相互搀扶;或行色匆匆,风雨兼程;或拿着打杵背着盐巴,行走在川盐古道崎岖不平的路面上。而那些游人,他们惊喜着古镇的静美,生怕惊醒龚滩沉睡千年的梦境。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51

在龚滩,人就很安静,很平淡,就如生活在儿时的山乡,就如找到久违的,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因为吊脚楼上,我除了欣赏风景,还看见爱情的纯真,看见演绎的风花雪月。同古镇一起悲欢,一起喜乐,一起歌唱,一起写自己眼里的龚滩故事和龚滩的万种风情。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54

莽二,是古镇上的更夫,寡言少语的他应该是古镇的大明星。他参加过许多电影、电视剧的拍摄,虽然都是小角色,每次拍摄,他都是剧组里最认真的那个人。

如今,他发挥着表演特长,参加古镇非遗节目《梯玛古歌》演出的同时,依然打着他的更,默默地生活着,微笑着,向游客们传递着古镇的平安、问候和那份直抵心田的温暖。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057

浪漫水岸酒吧,老板娘冉月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写的那些诗句,富有哲理,情韵悠远,让人仿佛可以枕着古镇,在格外的惬意中安然入睡而一梦千年。

外滩情缘酒吧,店主李菲的歌声一直响在耳旁,沙哑、磁性,总是固执地敲打我思念的梦境,润泽着心中那扇明亮的雕花窗。住在龚滩六号客栈和观景楼民宿酒店,古镇的全貌就会跃入眼帘,满目的青山、秀水,古朴而缠绵。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100

坐在聚宝渔府的土家吊脚楼上,一边吃着乌江鱼,一边凝神远望。

我看见落日余晖下,乌江苍翠碧绿,峡谷刀砍斧劈;竹林深处,炊烟袅袅,渔舟唱晚,千年古镇描绘的水墨画卷,就这样直入心底。

我告诉你,渔府在龚滩,老板也好帅。是情、景、物、人与美食的汇聚之地,是舌尖上的那个清香秀美的龚滩……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103

其实龚滩最多情,情愫满满。在龚滩的遇见,如此的幸福和美好。因为遇见走进心底的人,就多了一份凝视;遇见千年的古老,就看见沧桑;遇见穿越历史尘烟的岁月,就可以领略那份厚重、生机和灵气。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105

连同斑驳路、摇曳窗、三角梅、乌蓬船、古镇情和些许遗憾,一起把陈年旧事,融进故土家园般的依恋里,听乡音乡愁,看时光回首顿足。

微信图片_20180416142108

遇见,在龚滩。或许,在龚滩遇见和邂逅的你,就是我今生最后的温暖。因为我知道,洒落在身上的细雨,把龚滩和我所有的思念,在宁静平和的日子里,为你,幻化成诗……(邱洪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