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历时半年开垦500亩荒地 岩下来了返乡“新农民”

核心提示: 从2017年8月到现在,冉叔华吃住都在岩下。终于,500多亩撂荒的土地被打理了出来。

10388A1

复垦!种药材!

在海拔900多米的荒山种药材,地里荒草比人高,药材如何种得出来?

流转的土地足有1000亩,山上没水也没电,又如何来打理?

庙溪乡荆竹村民冉叔华不服输:“没水就找水,没电就接电!这么肥沃的土地浪费了实在可惜。现在国家大力提倡乡村振兴,就是需要我们回到家乡来干点实事,岩下种药材这事,我一定要干下去!”

岩下,位于荆竹村6组,平均海拔在900米以上,因为山上成片的岩石而得名。

从2017年8月到现在,冉叔华吃住都在岩下。终于,500多亩撂荒的土地被打理了出来。

现在,苗成行,土成垅,连成了片。岩下的地,变了。

岩下沃土渐荒芜

入春的三月,岩下成片的荞头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绿油油,格外耀眼。但在去年8月以前,这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土地荒芜,草木成林。 

“老辈人都晓得,岩石下土质好,种出的红薯、土豆时常都有小碗那么大,但现在绝大部分土地都被撂荒了。”

“为啥?”

“路难走!收获的粮食要弄下山,全靠肩挑背磨。”说起岩下的肥沃土地,荆竹村民王远刚又喜又忧。在岩下,他家就有4亩多土地,曾经缺粮的年头,岩下的肥沃土地种出的粮食就是全家的救命粮。

“路有多难走?”

“上坡的坡度近40度,以前挑粪到岩下,一天往返最多挑5次,第二天起床腿都会疼得厉害。”王远刚说,遇到下雨天,路滑,摔倒也是常有的事情。

“改革开放以后,村里很多人都奔到沿海城市务工去了,岩下肥沃的土地也就渐渐荒芜起来。”荆竹村党支部书记戴廷祥说,加上路不好走,到岩下办庄稼的人越来越少。经年累月,地里草比人高,成了一片“荒原”。

“地是死的,人是活的”

“山清水秀太阳高,地上全是岩包包。”

在村民戴文明的记忆里,关于岩下,村民除了说岩下土地肥沃外,还总用这句话总结山上的地理条件。

尽管岩下地理条件复杂,但村民们仍然抵挡不住岩下肥沃土地的“诱惑”。此前,村内就有人在岩下留转了500多亩地种植核桃,还修建了一条产业路上去。到后来,苦于核桃产业没能见到效益,不久便“夭折”了。

最后,500多亩土地被闲置,几年下来无人问津。

去年,在外务工多年的冉叔华听说了岩下的事。回乡心切的他便动了心思:500多亩,土地既肥沃,价格又划算。和妻子商议后,冉叔华决定拿出多年积蓄,承包荒地。

“我看在岩下种荞头就行!”铁了心要回乡“大干一场”后,冉叔华很快便锁定了要发展的目标。此前,冉叔华在贵州从事着药材的采购和销售工作,荞头、黄林等药材的生长习性他最熟悉不过。

去年7月,冉叔华回乡考察。回想起第一次上山,他至今心有余悸:“地上的荒草比人的个头都高!这哪里是地,简直就是成片的山林!”

冉叔华回忆,他看到成片的荒地,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但又觉得撂荒了太可惜。

“地是死的,人是活的!”考察当天,坐在岩下的石堆上,不服输的冉叔华细想:这么宽敞的地方,土地又肥沃,肯定能种出点名堂。

说干就干。从岩下考察下山后,冉叔华很快就和村民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一口气流转了1000亩土地。

“在岩下种点东西,还真是不简单!”

一来二去,冉叔华竟成了岩下的“农民”。

冉叔华今年48岁,他不到20岁便出门打拼。虽说是在农村长大的,但务农的“本事”他却没学到多少。办理完土地流转手续后,冉叔华就组织村民们清理了200亩的荒地。紧接着,他便住到了山上,一门心思扑在了岩下。

山上原本没有电。冉叔华便四处想办法。最后他找来7根木质电线杆,又接了2公里长的电线,岩下终于通上了电。

山上原本没有水。冉叔华又和妻子一起四处寻水源。“在灌木丛密集的岩下找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草比人高,地里藤蔓遍布,摔跤也是常有的事情。”冉叔华说,找水源就花了大半天时间。

既然要靠土地吃饭,那便离不开施肥。到岩下的路不仅难走,而且还有点陡峭。后来,冉叔华想了一个办法:在以前修的产业路基础上修建一条可供摩托车通行的便道,种药材需要的肥料就用摩托车运送上去。

一开始,冉叔华认为:“种荞头,很简单,不就是刨个坑,种下种子,能有多难?”

后来,因为是种药材,地里不能施农药,荒草锄一波,长一波;冉叔华才明白:“在岩下种点东西,还真不简单!”

眼下,在岩下,锄草、犁地、下苗……成片的荞头地里热闹非凡。边学边干,冉叔华很快便适应了他的“农民”身份。

一天的劳作结束后,务工的村民们都下山回家了。坐在岩下搭建的房屋内,冉叔华的妻子余秀萍围着火炉感慨:“以前为了不当农民,拼了命想走出去,现在为了当农民,又搭上了半辈子的积蓄回来。”

冉叔华笑着说:“那可不一样,现在是新时代,我们是‘新农民’。”(见习记者冉 川文/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