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细沙河那些让人口水嘀嗒的记忆

核心提示: 我离开那里己经三十多年,却常梦见河中游泳、伙伴钓鱼,回味那些山野美味,小河馈赠,民间佳肴、林中野果。

细沙河那些让人口水嘀嗒的记忆

酉阳土家苗寨美食散记之——山野美味

□黄 硕

细沙河,发源于湖北省咸丰坪坝营,流经重庆市酉阳县原小咸乡、细沙乡(在此得名)、黑水乡和原黔江县金洞乡,于两河口注入阿蓬江。诗人有云:“细沙河啊,阿蓬江,由东向西倒流三千八百里……”这条诗意的河流,让人魂牵梦系又流连忘返。我离开那里己经三十多年,却常梦见河中游泳、伙伴钓鱼,回味那些山野美味,小河馈赠,民间佳肴、林中野果。那些带着浓郁地域特色的味道,样样令我终身记挂。

1.包谷虫 顾名思义,这是包谷颗粒或芯里生长的虫,形似蜂蛹,爬行蠕动,无骨无足,全是蛋白质。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大集体收粮食的季节。掰包谷是大人们辛苦半年后最快乐的事情,男人挑竹篓、女人背背篼,一路山歌、一路吆喝,打着哦嗬(当地一种欢快的号子),高兴地将黄灿灿的玉米棒子堆到晒席里个个脸上笑开了花。我们那帮淘气的小孩子,就飞也似的跑去玉米堆里找虫子,找到十几只或者几十只,便跑到家中,生上火,烧烫铁瓢,然后,将包谷虫往铁瓢里一放,只听得虫儿身体弹跳几下,嗤的一声便不再动弹,慢慢僵直,紧接着,一股勾人味蕾的肉香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将虫子放进嘴里,酥脆可口,奇香无比……

2.土狗崽儿 土狗崽儿其实不是狗。麦收时季,田里的麦子和油菜收割了,爷爷们犁田时,我们一群小家伙就跟在铧的后面,眼睛紧盯着刚犁开的田,从铧口上会翻出一只只两三寸长形似蝈蝈的小动物。不同的是土狗崽儿头的两边各有一条铁钳子一样的足,双手用力压它会感到很大的反作用力,它身上还有翅膀,出土不久就可以飞行。

我们捉到土狗崽儿之后,用铁瓢就火烤食,其香味像蜂蛹一样,喷香扑鼻,回味悠长。

3.烧黄鳝 夏天,去稻田里通黄鳝、捧泥鳅是我们乐此不疲的趣事。行走在田埂上,很容易发现黄鳝的巢穴是相临的三个孔,一头进、一头出,另一头供它休息或逃生。调皮的我们,用手指顺着其中的一个孔往里通,如果不见动静,就用脚掌的大脚趾顺着孔往里踩,稍动几下,滑溜溜的黄鳝就会钻出洞来。这时,我们挽起裤脚,穷追不舍,睢准其腰间,叉开中指,食指和无名指,钳子一样将其捉住,往田埂上用力一弹,黄鳝便再也无法逃脱了。烧黄鳝要先去头去尾,去掉皮和内脏,将清洗干净的鳝段自然弯曲,用两层南瓜叶包好,埋入灶膛内,用红旺的柴灰烧烤,一般十分钟左右,掏出即可食用。剥去瓜叶,其味既有鱼的鲜美,又有瓜叶的清香,丝丝口口,令你感慨农村生活的滋味简单中透着质朴和厚重,张口闭口间香气从鼻孔沁入心脾,加上舌尖味蕾的感觉,你会觉得乡间土法烧制的美味远比城中大厨烹调的过程更有趣味。

4.龙凤汤 我小时候,游动在田间地头的蛇还不是保护动物,一旦被我捉住那自然就成了一道美味的食材,无论乌梢蛇、菜花蛇、松花蛇、三条线蛇,都是我们捕捉的对象。农历三月三,蛇就出山了。一直要活动到九月九。这期间,我们随时有机会在路边或草丛抓到他们。这些都是无毒的蛇。去除头尾、去除皮和内脏,再杀一只土鸡,配几样简单的佐料,慢火炖上二三个小时,一锅营养丰富的龙凤汤就大功告成。喝着沁人心脾的鲜汤,会叫人留恋平淡中的原汁原味。

5.阳雀菌 阳雀又名杜鹃,是细沙河外形非常漂亮,声音十分嘹亮的鸟儿。我小时候写作文,特别爱写阳雀,尤其是它的声音,不管是子归开嗓的高亢洪亮,还是像杜鹃鸣血一样凄楚悲壮,都是歌,都是我魂牵梦系的歌。阳雀菌其实与鸟儿没有什么关系,只因其菌盖表面凹凸不平、上部呈褶皱网状,既像个蜂巢,也像个羊肚而得名,也叫羊肚菌。菌为野生,不易大棚培植,尤其在垦荒火焰之后的两至三年内产量特高。羊雀菌既是宴席上的珍品,又是久负盛名的食补良药,具有益于肠胃、消化助食、化痰理气、补肾壮阳、补脑提神,增强人体免疫力的功效。羊雀菌含有大量人体必需的矿质元素,每百克干样钾、磷含量是冬虫夏草的7倍和4倍,锌的含量是香菇的4.3倍、猴头的4倍;铁的含量是香菇的31倍、猴头的12倍等,现在每斤鲜品市价己逾200元。记得每年播种玉米的季节,阳雀开口之后,山上即可采到。细沙河人一般喜欢用来炖童子鸡,在其中适量加点姜、蒜、红枣、枸杞子、盐、清水慢炖即可。起锅时,开汤与细碎葱花产生的香气,既让你味觉从胃肠传遍每一滴血液,又让你心里的感觉从每一个毛孔兴奋到发丝。尝之不能释筷,品之难以忘怀。

6.毛鸡腿 毛鸡腿并不是一种动物,而是一种植物(学名参麻)。生长于1000米以上的生土熟土或林间,多长于石缝中,块根稍扁,质地泡,出土即可去皮生食充饥。细沙河人一般喜欢用来与鸡或猪蹄同炖,如果能找到野生天麻熬汤,则为大补上菜,一般不易吃到。现在随着退耕还林政策的普遍执行,800米以上的土地几乎无人耕种,加之年青力壮的劳力大多外出务工,所以,细沙河也很少有人去采挖这些珍稀的野生食材烹调了,只留儿时的美好在回忆中。记得好多次,我陪大人去梁家土薅包谷。一般带的晌午都吃不饱,太阳要落山时,肚子唱起了空城计。这时,我便拿一把小锄头,去石缝中寻找毛鸡腿,刨去外面的粗皮,咬到嘴里,毛鸡腿带着泥土的芬芳,口水不断地往外流淌。彼时情节,历历在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