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冷水溪

冷水溪

□杨犁民

浅山如黛,合围一方平畴,雨是后半夜

才开始下起来的,只不过是

天亮的时候它才滴进我的耳朵里,昨晚,我竟然

在雨中沉睡了整整一夜,这事想来

便禁不住的幸福,山林长出了一层新鲜的浅绿,芭蕉的叶片

又上扬了一尺,妻子正在洗脸,回到老家

她就退回到了女儿、小名和童年,我的岳父岳母

已经六十岁了,在这个叫冷水溪的地方

生活了六十年,他们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

都回来了,今年又新添了个孙子

此刻在雨声中睡酣,萌得有些不成样儿,家中的一只母鸡

领着一群小鸡四处觅食,另一个母鸡

不甘落后,在草窝里孵化小鸡,二十天便会出壳

已经过去十六天了,它的惊喜指日可待,其余的鸡

和别家的鸡混杂在一起,无法分清谁是谁的,山间起雾了

茶芽怯生生的,刚刚采得上手,用雨水泡茶,泡出来的

全是新气,有人在青龙水库钓鱼,有人在地里捏肥球

打电话叫二叔吃早饭,水田里接电话的声音侧耳可闻

近在咫尺,仿佛他就蹲在屋旁田坎下面,最多二十米开外

他回来的时候,衣服里仍装着雨声和鸟鸣

我去栅栏围成的菜地里扯菜,途中遇到三条狗

八只鸡,以及今晨才跳出来的一群山溪

蒜已经长齐腰身了,筒蒿湿漉漉的,再不来

它们恐怕都要老了,整个菜园

都在笑,仿佛它们全是我的亲戚似的

田镜铺平开来,其间,有犁懒得收回,有燕飞啄新泥,有蝌蚪

忙于谱写五线谱曲,而我像一个逗号,大地把我扔在这里

大地把我扔在这里就不管了,让我自生自灭,这里谁不是自生自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