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浪尖上的爱情

谨以此文献给土家族人的母亲河——酉水

浪尖上的爱情

□刘仲华

早些年的五六月间,酉水河一改往日那浅吟低唱轻轻流淌的禀性,一河接一河的洪水朝涨夕落,似一匹发情的牝马奔腾咆啸在武陵的深山峡谷间。

当地人说这一波波洪水是关公为一雪败走麦城之耻,在南天门磨他那青龙偃月刀而流向人间的磨刀水。

关二爷的磨刀水势可滔天,怎生了得!不过,这时节恰是当年住在后溪古镇的土家汉子们放筏漂滩闯荡八百里酉水的大好时机!

人们通常把放筏漂滩之人称为“筏客”。流传于当地的《筏歌》为证:

大河涨水兮小河平,

八百木筏兮下洞庭。

不怕脚下兮浪打浪,

好耍不过兮放筏人!

你看那浊浪滔天的酉水河上,几十只木筏一字排开,呈前呼后应之势,筏客们赤裸着上身,绷紧全身肌肉,双手紧握艄把,驾着木筏与酉水排空浊浪试比高彽!

他们用于“野炊”的锅碗瓢盆被颠簸的木筏震得叮当作响,被泥石流卷入酉水的大树与木筏擦肩而过,在浊浪中起伏摇曳。它们“吱嘎吱嘎”的摇招声裹挟着风浪中吼出的放筏号子,给放筏汉子平添几多生猛之气!

木筏乘风驾浪行至湖南境内箱子岩边比耳寨脚,筏客们解下缆绳,将筏牢牢系在岸边一株株虬曲的麻柳树上,离筏登岸,垒起三块石头,捡来一抱水打柴,准备埋锅造饭。这时,放头筏的那位年轻后生站在河沙坝,亮开喉咙朝岸上一幢吊脚楼甩去一串土家情歌:

大河涨水兮淹白岩,

试到试到兮挨拢来。

不为行船兮做卖买,

只为连娇兮哥放筏。

好久,吊脚楼上无人应歌。筏客们早晓得小伙子年前与这家姑娘订下了亲事。大家故意逗趣:“佬佬(土家语:兄弟),唱个么子哟!你这个光屁股筏客恐怕人家早都看不起啰!”

大家正在说笑,此时,吊脚楼上却丢下一串清脆的女高音:

大河涨水兮起旋涡,

妹儿淘米兮慢慢搓。

想留筏哥兮吃顿饭,

筛子关门兮眼眼多!

小伙子一听,好着急哟!你我的关系人家又不是不晓得,么子个“眼眼多”(心思多)哟!莫非是……小伙子急忙扯开喉咙唱起来:

艄把一摇兮就开筏,

哥与情妹兮两分开。

不怕河里兮几样水,

只怕为妹兮心不在。

小伙子刚把歌唱完,吊脚楼上土家阿妹那银铃般山歌又传来:

艄把一摇兮哥动身,

筏到滩上兮不能停。

星子跟到兮月亮走,

妹伴哥哥兮万里行!

“对头嘛!人家对你很那个嘛!佬佬,你莫瓦匠婆娘泥(疑)心重哟!”“不行!等我再唱一个告(试)一哈,看她啷格(怎么)答复我?”

你我真情兮心要真,

真心实意兮是真情。

又出太阳兮又下雨,

就是有晴(情)兮也无晴(情)

头筏小伙刚刚落音,姑娘接住歌头立马回歌:

你我真情兮心要真,

真心换得兮哥真情。

三个六月兮不下雨,

晴长(情)睛久兮久久晴(情)。

不知何时,头筏小伙子准丈人站在岸边麻柳树下,用包包烟杆点着筏客们:“你几爷子在这扯声卖气地唱么子!给老子快些进屋!岩花:把火加大点,烧方腊肉,把前年煮的那坛包谷酒抬出来!”

箱子岩边,比耳寨脚,吊脚楼上传出筏客们一串串粗犷豪放的笑声……

如今,放头筏的小伙和吊脚楼上以歌传情的姑娘就成了我儿女们的外公外婆。

虽外公外婆驾着“木筏”,带着“浪尖上的爱情”去了另一个世界,但他们当年对歌传情的故事被俏皮的孙子们戏称为“浪尖上的爱情”,成为酉水上的千古绝唱!

如今,酉水被一个叫“工业”的巨人用那把“革命”的双刃剑斩得七零八落!嗟夫!酉水如昨,风情安在?

佬佬——休提当年放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