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旋转的石磨,旋转的锅

旋转的石磨,旋转的锅

□吴凤连

初夏时节,雨儿下得勤,山林被洗得格外绿。大清早,小鸟还没叫,玲玲就跑上门,约大勇一道去看“穷亲戚”,大勇不吭声。

玲玲的“穷亲戚”老秦与大勇的“穷亲戚”老满挨在一起,可老满一家人在福建泉州打工,大勇每次去都是铁将军把门。玲玲说,在“穷亲戚”家门口站一站也是一种关爱。大勇心想,每次去还不是都陪你了,这次要去你自己去。

玲玲说:“要不,请你吃碗龚滩绿豆粉。”

大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似乎口水也流出来了:“好的,好的,马上出发,马上出发。”

龚滩绿豆粉是大勇的最爱,他总是夸龚滩绿豆粉是面食中的“三好生”:一是营养好,绿豆粉是大石磨将浸泡的大米和绿豆磨成的浓浆做的,绿豆粉的汤是大骨和香菌熬制的;二是筋道好,绿豆粉是现磨现吃,刚在大铁锅里焖熟,在竹匾里还没凉透,即放进碗里,用滚开的汤汁烫,嚼在嘴里,韧性好,弹性足;三是清热好,那洁白的大米、玉润的绿豆是喝着乌江水长成的,一碗绿豆粉下肚,润肠养胃益气,清暑去火祛烦。

玲玲将大勇带到大街上一家石磨绿豆粉店前。在电力的驱动下,笨重的大石磨变得轻捷起来,呼啦啦、呼啦啦,轻快灵活地旋转着,仿佛在哼哼哈哈地招呼客人:欢迎光临,欢迎光临。一旁的灶台上,三口直径一米的平底大铁锅也亦步亦趋,跟着大石磨飞快地旋转着。这家绿豆粉店的大米、绿豆是用山泉水浸泡的,在水缸里养了两天两夜,大米的身子彻底软了,绿豆也胀胖了,咧开了嘴。店主将一把水灵灵的韭菜切碎,倒进缸里。

一位老婆婆坐在木凳上,用一柄锃亮的勺子,不紧不慢,将大米、绿豆、切碎的韭菜叶,一勺一勺添进磨眼里。浆从磨缝里流出来,淌进下面的石槽中,呈淡绿色,细腻均匀,粘稠浓厚。

一位扎马尾辫的年轻女子,戴着口罩,系着围裙,拿起一把竹刷,娴熟地将菜油均匀地涂抹在锅底,然后提一把铝制的锥形漏斗,用手指堵住漏斗眼,将浓浆装满漏斗。

只见她凝神屏气,一手稳稳地提着漏斗,一手牢牢地堵住漏眼,将漏斗垂直于旋转着的铁锅上方。突然,她松开了堵着漏眼的手指,将漏斗由锅沿向锅心推进。两条筷子粗的浆线,从漏眼处流泻下来,一个个同心圆齐刷刷地呈现在眼前,一圈一圈,晃得人目眩神摇。当漏斗行进至锅心时,一壶浆刚好用完。将锅盖盖上,灶堂里的火正旺,焖上半分钟,一锅热气腾腾的绿豆粉熟了。马尾辫女子用一长条竹板,轻轻一撩,将一团丝丝缕缕的绿豆粉甩进了身后的竹匾里。

大勇早看得口舌生津,按捺不住,急忙舀汤烫面,撒上姜沫,洒些葱花,淋上香油,一口气吃上两碗,连呼过瘾。

吃了绿豆粉,只好随玲玲走亲戚了。老秦、老满家住在毛坝乡双龙村,翻山穿林,车程有一个多小时。

小满大满江河满。五月的山林,到处是水。大树的枝枝叶叶沾满水,站在树下,滴滴嗒嗒,水珠一个劲地往下落。深谷里,涧水暴涨,流速加急,成浩荡势。水田里的水来不及排放,明晃晃一片,淹没了田埂,淹没了秧苗。

老秦、老满家住在双龙溪边,离毛坝集镇没多远,溪边有一棵五百年的古树,遮天蔽日,几人不能合围,他俩的木房子就安置在那棵古树下。

门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屋后日夜流淌的溪水,没有给他俩带来好运,那棵几百年的古树也没有能保佑他俩过上好日子。

玲玲去老秦家了,大勇径直来到老满家门口。

老满家堂屋照旧大门紧锁,锅屋塌了一角,从外面看进去,灶台上的两口大铁锅,锈迹斑斑,张着大嘴,无奈地望着破漏的屋顶,锅盖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大勇驻足细看,原来老满家也有一盘大石磨,可安放石磨的石槽耷拉着脑袋,正在阳光下发呆,槽里长满了青黑色的苔藓。两扇石磨也分了家,上扇满身泥污,半截身子埋进了泥土,四周长满了杂草。下扇裸露着,躺在古树下,眼巴巴地望着离自己几十步远的上扇,似有满腹的心事要与大勇倾诉。

大勇帮扶老满快六个月了,人还没见上面,大勇是通过电话了解到老满家的情况的。老满妻子腿脚有病,行走不便,四个孩子还小,都在读书。一家人主要靠老满在鞋厂做工,每月三千元的收入维持生计。

都说“创业何必去远方,家乡就是好地方。”可这山沟里,老满到哪里去找每月三千元的收入呢?大勇理解老满的苦衷,可倒底怎么帮扶老满呢?六个月来,一直像块石头压在大勇的心上。

一阵山风吹来,大勇感到凉爽了许多,早上绿豆粉的余味还留在唇齿间,咂了咂嘴,似乎又闻到了绿豆粉浓浓的清香。

想到毛坝集镇上一万三千多人口,想到龚滩绿豆粉很高的人气,想到老满家的老石磨,大勇突然觉得绿豆粉似乎能帮老满解困。

对,我马上去买两口平地锅送给老满,一定得让老满家的大石磨也旋转起来。

真是不枉此行,大勇兴奋得跳起来:“玲玲,玲玲,我一定得让老满家的石磨转起来,送他家的锅也得跟着石磨转起来!”大勇从老满家门口向老秦家奔跑过来。

听到大勇的叫声,正和老秦拉家常的玲玲一下子懵了:真是吃绿豆粉吃上了瘾,走这么远,还惦记着磨绿豆粉的大石磨,好在绿豆粉不是鲍鱼海参,只要你爱吃,我保管请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凤 石磨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