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酉阳

乡村振兴丨南腰界纪行

核心提示: “雾锁高山哪个尖峰可出,火烧原野这杆红旗敢行。” 这副对联恰到好处地诠释了南腰界的红色历史。

冉家祠堂

冉家祠堂

“雾锁高山哪个尖峰可出,火烧原野这杆红旗敢行。”

这副对联恰到好处地诠释了南腰界的红色历史。

八千将士血与火,两万里路上云与月。1934年的盛夏,由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在此成立了南腰界区苏维埃政权。同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与红三军共8000余人在南腰界胜利会师,并以此为根据地,转战川黔湘边区,有力策应和支援了红军长征。于是,有人说:“没有南腰界会师,就没有遵义会议,也没有新中国。”

贺龙也曾回忆说:“如果没有这块根据地,红六军团就没有目标可找,也找不到部队,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红军街

红军街

从1934年到2018年,时光在南腰界早已大步跨过一个甲子。虽然84年前发生在这里的红色历史渐渐久远,但一批中国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打土豪、分田地、胜利会师,并以南腰界为军事指挥中心和大本营,开辟了川黔边5县。纵横200里、拥有10万以上人口的黔东特区根据地的历史过往,始终牵动着我们的心。

时值盛夏,我们慕名而来,一路穿过碉堡,蹚过溪流,爬进暗哨,走进余家桶子……再次踏上这片红色土地时,84年前发生在南腰界的波澜壮阔的红色历史,正如同山峦的云彩,田野的稻香,朝着我们扑面而来。 

村民在红军井取水

村民在红军井取水

转战南腰界

1934年6月4日,凌晨4点钟的贵州省沿河县晓景乡。

此时,月下梢头,群山叠嶂的东方正渐渐泛起鱼肚白。伴着鸡鸣,一支3300多人的队伍趁着夜色与东方微光交融的片刻前行。他们从贵州省沿河县出发星夜赶路,一路向东奔袭。

过去的几个月里,这支队伍一天只吃一顿饭,每天不分昼夜地行走,许多人边走边睡。他们行军缺乏向导,军团领导仅靠一张一平方米大小的法文贵州省地图指挥作战。

当队伍悄悄穿过晓景哨塔,披着晨光走进南腰界境内时,天空越发明亮了。途中,鸟儿嘻嘻哈哈地飞上了枝头,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像是在为美好的一天欢与呼。

火红的六月,太阳很勤劳,早早地爬上了东方的山头。晨雾渐渐散去,碧绿的稻田里也飘起阵阵绿叶的清香。当微风轻轻拂过山冈,穿过南腰界集镇,爬上风火墙时,栖息在这里的生灵们都醒了过来。

晓景进入南腰界的要道

晓景进入南腰界的要道

“你们快看,他们真的来了。”

“谁来了?”

“红军啊,就是大家说的红军啊!”

早起的村民见到红军,激动极了。当时年仅6岁的罗秀富就在红军井上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邻居放下手中的洗脸盆就开始奔走相告,一路狂奔,全然没注意脖子上披着的毛巾掉到了地上。

今年65岁的罗武吉也能复述出小时候听父亲讲述的那段红军进入南腰界的历史场景:“这支队伍有男有女。男的扛着枪,背着包袱,穿着步鞋和制服,走在队伍的中间和末端;女的拎着小包,带着伤病员,走在队伍的中间。队伍最前面的战士手里高高地举着一面旗帜。旗帜背后的战士们步伐整齐,步履坚定……”

冉家祠堂的枪声

南腰界红色景区负责人杨胜学说,1934年6月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进驻南腰界以来,迅速开辟了以南腰界为中心的苏区,并在南腰界、唐家溪、大坪盖、龙池4个地方相继成立苏维埃政权。随后,红军还组织民众与土豪、恶霸斗争,开粮仓、分田地,鼓舞了乡亲们的革命热情。

在离红三军司令部旧址余家桶子3公里外,一座座不知名的山高高耸立,雄峙在一栋栋民居的东北面。盛夏时分,一簇簇山花正热情盛开,红的、白的、黄的,朴素而又常见,像一把把火炬,照亮了整个山头。

再往西方远眺,山势渐渐拔高了许多,有的峥嵘陡峭,有的连绵数公里。见证了当年红军与土豪、恶霸斗争场面的冉家祠堂就藏匿其中。

这个故事发生在1934年8月初。当贺龙率红军主力到印江、淇滩迎击来犯之敌时,躲在大山中的南腰界伪团总冉瑞廷和儿子冉崇侯,趁机带领土司武装窜回南腰界,残杀红军留守人员、伤病员和游击队员。

贺龙闻讯后,马上派钟子廷率红十二团连夜返回南腰界,分三路包围了冉瑞廷的老窝冉家祠堂。

冉瑞廷随即逃跑,但来不及逃走的冉崇侯挟持100多名乡亲退入冉家祠堂。祠堂的墙全部用坚固的条石砌成,四角还设有碉楼,配有轻重火器,易守难攻。

红军只围不攻,断其粮草和水源,团丁们最终被迫放出挟持的乡亲。直到1934年9月12日晚,红军用土炮轰塌了祠堂石墙,突击队员冲入院内,冉崇侯被击毙。

站在历经风雨洗礼了上百年的冉家祠堂前,我们不禁感慨,历史的硝烟渐渐散去,发生在这里的红色历史故事依旧波澜壮阔,正代代相传。

猫洞大田会师

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止向前,时间很快就到了1934年10月上旬。

此前,红军第六军团作为长征先遣队,由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从江西遂川突围西征。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于10月初经湖南桂北进入了贵州东部。一路上,红六军团遭到十倍于己的重兵围堵于甘溪。甘溪一战,红六军团损失惨重。兵力从近万人减到3000人,迫切希望与红三军会合。

此时的红三军,也期望改变孤军作战的处境。但此时南腰界唯一的电台出了故障,与中央断了联系,红三军、红六军团相互不了解对方情况。

10月上旬的一天,贺龙在南腰界余家桶子偶然发现了一张国民党旧《长沙日报》上面有这样一条消息:“江西萧克匪部第六军团窜入黔东,企图与贺龙匪部会合。”

贺龙对这张报纸传递出的重大信息喜出望外。随后不久,贺龙命红三军沿河独立团、德江独立团、印江独立团,分三路向江口和石阡一带前进,黔东和川黔边独立团由关向应率领,驻守南腰界,夏曦率红三军主力游击沿河、松桃、印江一带,负责接应红六军团。

终于,10月24日,贺龙率部在贵州木黄接到了任弼时、萧克率领的红六军团。两天后,两军团所属各部队陆续到达南腰界。

秋日的南腰界,风的脚步慢了许多,处处都是和煦的阳光。在猫洞大田上,丰收后的稻穗秆堆成了小山,一座接着一座。

1934年10月27日,南腰界集镇外的猫洞大田上,一块由几根木头、几块木板搭建而成的主席台就镶嵌在田坎上。

主席台下,红旗飘扬,密密麻麻坐满了红军战士。人群中,歌声、口号声、欢呼声,此起彼落,响彻四周。

主席台上,两双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是萧克和贺龙的大手。他们突破千难万险,翻越千山万水,穿过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围追堵截,终于在猫洞大田上握在了一起。

那一刻,他们像久别重逢的亲人般紧紧拥抱。他们嘘寒问暖,眼含热泪,相互致意。

“新红军”帮老区人民治穷

拾起猫洞大田上两军会师的历史尘埃,我们从猫洞大田沿石阶北上。向上步行不到300阶,就到了南腰界红三军司令部旧址余家桶子。

在余家桶子内,曾经与贺龙日夜相伴的印章、纸、笔仍旧整齐地排列在一盏煤油灯前。当年,在昏暗的油灯下,贺龙伏案长思,对红三军的历史进程进行全面回顾,对湘鄂西地区的战斗历程及1932年开始的四次“肃反”经过进行认真分析检讨,写下了《湘鄂西中央分局给中央的报告》。

站在余家桶子院坝上,杨胜学说,贺龙当年亲手栽的花红树由苗成才,长得郁郁葱葱,既见证了南腰界的革命燎原,也目睹了老区人民往后几十年的艰苦岁月。

杨胜学说,1978年改革开放时代的发展大潮袭来,未曾想过南腰界这个曾经充满希望的红色苏区,最后却因为交通不便、基础薄弱等因素发展停滞。

时光远去,但历史从未远去,余家桶子内的灯光也未曾熄灭。

40年后,南腰界的田野里、崇山峻岭间,一条条脱贫攻坚的政策措施在此落地生根,并不断延伸开来,走进了南腰界的千家万户。

茫茫山野,悠悠岁月。承载荣光与热血的岁月,也在南腰界这块红色的土地上重新发起冲锋: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

于是,他们来了。

从1997年开始,酉阳人武部主动向重庆警备区和酉阳县委、县政府请缨,将南腰界定为扶贫联系点。他们就像当年的红军一样,走进山里,帮助南腰界的农民脱贫致富。他们还立下了军令状:“南腰界不脱贫,人武部不撤兵!”

这是承诺,也是目标。

往后的20多年里,酉阳人武部历届领导班子把老区扶贫作为重要政治任务,一届一届往下交,一任接着一任干。他们聚焦贫困村,落实计划和资金,围绕产业、教育、党建、基础设施援建等方面着力;帮助南腰界调整产业结构,发展茶叶、水果、药材、种植养殖等增收产业,让南腰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夏至时节,炙热的阳光穿过密林,映照在南界村民冉茂祥家门前时,这幢刚刚装修的三层小楼房显得格外耀眼。

几年前,冉茂祥是附近困难程度最深的贫困户。后来,酉阳人武部的官兵到他家,帮助他利用荒山,种起了30亩板栗,仅此一项,冉茂祥家每年就增加纯收入3万元左右。后来,还帮助他家修起了一幢三层小楼房。

随着一系列帮扶举措到位,早在几年前,冉茂祥就率先宣布脱贫摘帽,他家过去的“苦日子”也成了历史。

红军精神代代传

这个故事发生在10多年前。

团结村塘家溪张家岩,是一座陡壁石岩,也是南腰界到贵州省印江县刀把乡的出口通道最重要的关口。在这里,大型施工设施无法进场,人工凿,是当时打通出路的唯一选择。

老人刘玉学,是团结村里名望较高的老红军。

当老人身患重疾,卧床不起时,他把50多岁的儿子叫到床前叮嘱说:“打通张家岩是我几十年的愿望。作为红军的后代,在打通张家岩的这场战斗中,你可要像我当年那样,冲在最前面啊!”

“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父亲的病榻前,儿子刘作武含着泪向父亲作出了承诺。对于刘作武而言,他明白,父亲留给他的这句嘱托,他得用一生去践行。

站在笔直的石岩上,刘作武深知,要硬凿出一条通车路来,无疑是一场硬仗。上工后,他吃住都在山上。打炮眼,他冲在最前面;撬岩石,他第一个上。往后的两个春秋,他都奋战在张家岩上,就为了老父亲的那一句嘱托。

对于淳朴的南腰界人民而言,修路,像是一种精神传承的仪式。

在土门村,为了修好一条8公里长的公路,整整一个冬天,全村留守在家的400多名老人和妇女都上了工地。他们一起用手刨,用肩挑,硬生生在石壁上掘出了一条出路。

在大坝村,党支部带头,组织村民们一起在悬崖峭壁上修村道。

他们都说:“当年,红军为了解救群众,不惜流血牺牲。今天我们要以红军精神为动力,修好致富路!”

……

修桥、凿路,开山、筑田,84年来,每一个南腰界人心中都有一抹亮眼的红色。他们正是靠着这种不怕流血牺牲的红军精神,用鲜血和汗水,在悬崖峭壁间筑起了致富路、发展路。

“要吃海椒不怕辣,要当红军不怕杀,刀子架在脖子上,眉毛不皱眼不眨……”

这是一首在南腰界流传多年的民歌。84年前,在这首歌曲的感召下,无数的土家、苗、汉儿女弃农从军,为夺取中华民族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

而今,透过这些歌声,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南腰界人正唱着红军歌,紧跟时代步伐,开始了他们实现乡村振兴的新征程。

记者:冉  川文/图

编辑:周丽娟

校对:王志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