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学艺术

行走之间(组诗)



                  ¨  高本宣

出恩施

一群疯狂的诗人
在本地拈花惹草惯了
这一回,要自驾出游
去远方。拜山,谒水
不超速,不踩急刹
遇到水泥裂缝
司机会减速,慢行
路,就少了一回疼痛
经过寺庙
司机会停下来
等男诗人,许了愿
等女诗人,许了愿
再往前走

过龙山

隧道像一条青龙
张着一张大嘴
把我们吞进去
等在洞口的春天
总会把我们接出来
蓝天,森林和河流
从我们眼里一闪而过
牛羊归栏的那一刻
天边,一片血色
越往前,落日越近
越往前,故乡的尾巴
跟得越紧

酉阳桃花源

桃花再美
也美不过女人的腰
桃花再红
也红不过僧侣的袈裟
在三月盛大的雨水里
我看见一袭桃花
死于一场爱情的追杀
我还看见一个诗人
把暧昧的诗句
和痛不欲生的桃花
像焚香一样,一同焚烧在
娇艳的春光里

在肖大嘴农家乐吃鱼
一锅鱼一端上来,我们就用筷子
把一坨一坨的痛送进嘴里
不一会,锅里只剩下酉水
鱼刺们躺在异乡桌边
像一群流浪的诗人,七零八落
肖大嘴腌制的干鱼
能换回几张整钱。我买了五袋
他接过钱的时候,手颤抖了一下
我接过塑料袋时,鱼颤抖了一下

三教寺

获崇祯皇帝恩准
五百僧兵,信奉佛教,信奉道教
还可娶妻为室,开戒吃荤
在尘世,真想拥有三个女人
一个煮茶,一个懂诗,一个信佛

一把空椅子

冉氏土司二十代家族坐过
我们这些远方的诗人
每人花十元钱,也坐了一回
什么人,什么朝代坐过,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现在空出来了
海阔天空的空,空即是色的空
只有空,才让一把椅子在冉家院子
立四百多年

龚滩石板街

往前,像一块长长的伤疤
每走一步,都须虔诚,都须谦卑
再往前,像一把天梯
让我们抵达高远的神灵
再往前,像一条女人的项链
足以吊死几个风流的朝代
越往前,有受伤的石头跳下去
一头扎进乌江,自尽

龚滩渡口

江里有铁船,有木船
船,渡风雨,渡白云,渡余生
开铁船的,三十几岁
掌舵的样子,很像练着太极
几声汽笛吼过,裂开的江面
好久才愈合
开木船的,年近花甲
摇橹的样子,很像给水鞠躬
他懂鱼的习性,知道哪里鱼多
钩得大一点的,放进桶里
嘴巴一张一合,说不出话
钩得小一点的,放回去
江面会有明显的血丝
渡口,像江一样守着对岸
它的下游,是越来越多的
钢筋水泥大桥

责编:田金凤

校对: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